關於「爆紅」這件事。

| on
8:05 AM
爸媽,我們上報了!

「哇,你很紅欸最近。」
「哇,我和紅人吃飯!」
「現在紅了都要戴帽子出門喔?」
2018年的最後一個月份,我和兩個妹妹平靜的生活圈悄悄泛起了一片漣漪。
而這些對話則是最近的日常,身邊朋友見面愛開的玩笑。

反感?並不。
只是這樣的關注來得措手不及。
怎樣的反應都顯得不太合宜。

說感謝吧,總是矯情。
説驚訝吧,卻是事實。
説不稀罕,總被白眼。

反正吧,說什麼都不是。
怎麼應對都有人覺得你不過都是私下竊喜。

2018年12月21日。
台灣ptt上一組我們三姊妹的照片被公諸於世,說是最強基因。
網友隨之而來的留言讓我們三個看得很搞笑。
然後也不知怎麼的,就上了三立新聞、Yahoo新聞、Line新聞。
在隨後,馬來西亞《中國報》網絡版也刊登。
甚至在《中國報》國際版的最後一頁被印刷出來。

這一切,來得突然。

「欸,你明明就很爽,還裝什麼裝?」
每個人追求的不同。
大家對於這種一夕爆紅的事情,好像都認為應該要高興。
一種大環境營造出來的氛圍。
然而,一直以來經營社交媒體的方式,不外乎都是照片和文字。
以前老覺得會follow我的人大部分應該都是喜歡文字的人,可現在卻不同。

謾罵。

「小編你是沒看過美女?這種也算?」
「這種是廣告還是新聞?」
「這種東西有新聞價值?」
「這三個根本就路人啊,到底什麼好報。」

幸好不是長了一顆玻璃心,不然看到這些非得上吊自殺了。
讀者素養,可見一斑。
被報導之前,沒有人問過是否願意。
新聞出來之時,我們也同樣驚訝萬分。
並且,心裡的第一直覺就明白這是一則毫無營養,只會招來謾罵的「新聞」。
但這些謾罵,是應對沒營養價值新聞的唯一應對方式嗎?

製造熱度,一向都是媒體的工作。
而營養的價值,誰來定義。
而我們作為監督媒體的大眾,又能怎樣更好地應對。

表面。

文章內容敘述了網友們對我們仨不同的見解。
做了簡單的介紹,但點評的都是至於表面的「美貌」。
這讓很多第一次認識我們的人,只懂我們長得「美」。

思考。

寫這些的時候,必然很多人會覺得這個下筆的人簡直是道貌岸然。
千載難逢的媒體報導居然還故作姿態,大做什麼文章。
但對不起,你從媒體上認識的我,並不是真正的我。
這個被報導了還「惺惺作態」思考報導本質的人,才是真正的我。

這是一股會過去的熱潮,而我們的生活終會回歸於平靜。
但這個一夕爆紅的「新聞」並沒有經過任何同意,那作為「普通人」的我們又是否有質疑的權利呢。
很多東西不過表面風光,實質越多關注就越容易行差踏錯。

美,並不流於表面。
更多的,是來自於一個人的素養、涵養與其經歷。
網絡上經營的,多是正面的形象。
而私下誰的生活又能因為「美」而有較多的倖免?
反之,有時更會帶來不必要的風波。

爆紅?

哪有時間沖不淡的東西。
只是這件事令人不禁反思了一些問題。
1. 媒體的力量及影響有多大?
2. 報導為何多專注於「美」這件事,那背後個人的成就呢?
3. 不經過同意便報導,是助力還是阻力?
4.  對於網絡爆紅這件事,又是不是每個人的追求呢?

同時,這件事情讓我和兩個妹妹的生活也帶來了不少樂趣。
謝謝喜歡的人,讓我們身邊家人朋友最近都多了不少娛樂話題,都能笑鬧一番。

謝謝大家的關注。
但這一刻,我們才剛要真正認識。

嗯,
透過文字。

你的价值,谁来肯定。

| on
7:38 AM
自我 · 价值

「难道你还没发现吗?你感谢了身边所有人,却没有感谢你自己。」激动地看着N的双眼,我如是说。
「呃,好像是。」顿了好一会儿,才硬生地吐了这句话。

或许是说到了心坎,也或许是找到了一个出口。
N的双眼瞬间通红。

「别哭,你哭了我也会跟着哭,虽然我不知道哭什么。」我焦急地说道,又想哭又好笑。
「没有,不会。」N说,但双眼却布满了血丝。

不是不会哭,不是没情绪。
只是还没有被触碰到最深的点。
最委屈的一块柔弱。

「是,有今天的成就绝非你一个人之力所为,可你有没有想过,要不是你把所有人串联在一起,善用每一个人才,就不会有今天眼前的这一切啊。」缓了缓,我解释道,很努力地想要N明白自己的价值。
「可这样的整合,不是谁都会吗?那我又有什么特别?」部分的N仍旧抵抗相信自己的能力。

表面上像是把问题丢了给我,但其实也在问自己。
有些人的价值,依旧必须得到肯定。
千里马易有,伯乐难寻。

「那你可不可以给这样的技能一个名称,这样或许我才会觉得这是一种技能。」N说,细长的眼睛带着不解。
「嘿,你真的觉得你需要词语去定义你的能力?」我反问。

好像突然一切就停了下来。
是的,为什么需要被定义。

「你的能力是多方位的。我不觉得有些什么词语能给你所谓的技能一种名称,我也不想用任何话去定义你。」我说。

亲爱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人生很多时候都被卡在所谓的「定义」里,天赋更是会被框着。
不想给你任何所谓的技能名称,是因为你已超过被定义的范围了。

或许和N一样,你也会彷徨。
部分的你,或许有着所谓可以展现的才华,像是唱歌跳舞之类的。
而部分的你,或许有着惊人的管理或策划能力,却还找不到所谓展现的地方。

「你懂我要说什么吗?你懂吗?」谈话的过程里,N问最多的大概就是这句话。
「能让你开口的人,你觉得我懂吗,这问题别问我,问你。」我笑了笑。

我懂,懂你。

能被展现的才华,或许往往较容易受到所谓的「肯定」。
但不代表那些较为隐藏类的能力却难以被「肯定」。

舞台下的观众或许没有给你带来掌声或喝彩,也或许还没有发现你的特点。
但绝对不是别人对你的喜爱或喝彩的程度,能等同于自我的价值。

「辛苦了,这段时间。」拍了拍N的肩膀我说,是真的心疼。
「嗯,真的找不到懂我的人。」N轻轻地说。

有些惺惺相惜,早已超越男女关系。

人来人往的咖啡厅里,两杯咖啡的时间。
却是一段别人不明白的信任。

「等你回来。」N笑了笑说,终于舒展开了眉头。
「好,期待我们都变得更好。」我说。

咖啡早已见了底。
而有些信任,才刚要开始。

也对,不亮出底牌。
谁又能信谁。




河内,2018。

| on
4:28 AM
久违 · 人们

很多时候缘分都很奇怪,聚得欢腾,散得莫名。
而這一副大團圓的景象更是我這些年來不曾再度期盼過的畫面。

「Hey, I am getting married, this December.」
是P的一個短信讓這個畫面再幾年後出現。

一個越南人,一個馬來西亞人,三個中國人。
大概怎麼都想不到是怎麼能在新加坡聚在一塊,甚至同住一屋簷下。
那些過去的歲月裡,那麼年輕那麼美好。
在自我摸索和成長的階段,一直是你們陪在身邊。
而此次的越南之旅,更是有了另一層意義。

「Welcome to Hanoi!」見到好久不見的P,V和我都立馬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 Glad that we finally meet! 」大概什麼也形容不了當下相聚的激動。

少年 · 白鞋

「好耐不見。」B説,曾經年少青澀的你,再見多了幾分男人的模樣,成熟了。
「哈,好耐不見。」好像除了露出慣性的笑容,對於眼前這個兩年不見的你,我也顯得有些不淡定。

三人同行,一路一起走到一間賣著越南河粉的店家,點了兩碗河粉、油條。

「近排搞咩啊。」還是你一貫好聽流利的廣東話。
「做嘢啊,仲可以做咩,哈。」或許是許久不見,這樣的談話瞬間把人拉回了年少青澀的時候。

「你沒什麼變。」一旁的E説。
「是嗎,還能怎麼變。」我笑著。
「變胖啊,到了這個年紀大家都趕著變胖,你連樣子也沒什麼變。」E繼續說。
那聽起來是件好事吧。

你的背影,走在我前面。
依舊瘦長;依舊挺直。

只是少年啊,你如今已蛻變了啊。

製造 · 新回憶

短短幾天,大夥兒都待在一起,在河內別具特色的街道裡,捕抓著不同好玩的新鮮事,一起吃好吃的。
好像已經好久好久都想不起來,原來一群人去旅行是這麼回事兒了。
好幾年前,也是這麼五個人,一起去了普吉島。

那彷彿是第一次和朋友一起出國去玩。
五個人,三輛機車。
整個普吉島都好像是我們揮霍青春的地方,如斯任性。

大概一輩都不會忘記。
這一年,在河內。
和你們蹲坐在人來人往的街道旁,吃著地道的街邊小吃。
看著汗珠從大男孩們的額頭滴下,就像幾個小朋友。

身邊還放著一排插了吸管的越南養樂多。
多可愛。


越南 · 咖啡

「去看火車穿行在民宅只見要不要?」E問。
「好啊好啊,要去看啊。」B和V答。
就這樣,看了火車即將抵達的時間,坐在矮凳上,喝著店家簡單賣的越南咖啡。

我們等著火車到來。
而先回國一步的V最後沒來得及看到火車經過。
而我們仨,卻得以體驗一番。

婚禮 · 花球

而大概最難忘的,還是和你一起出席了這場婚禮。
拗不過所有人的鼓吹,你挽了挽穿著高跟鞋的我。

既陌生,又熟悉。

婚禮上,是你坐在我身邊。
共同見證著多年好友成家立業。
那一刻,又怎麼能不淚灑現場。

即使全程都是聽不懂的越南文。

而婚禮後的after  party更是讓隔閡都瞬間消失。
「多久沒蹦迪了。」E問。
才恍然大悟在我們五個分開後,竟多年不曾這般瘋過。
而我也知道,你們存在,便是一份玩得開來的安心。

真好。

我行 · 我素

一直都不曾去過越南,或許是在等這樣的契機。
這一場旅行,完美了我的2018。
有些人,你總以為一輩子不會再見。

可再見的時候,依舊是能在你心裡泛起漣漪的。
那樣的熟悉感,是無可替代的。

或許也沒有多少人相信,這樣的組合會在好幾年之後因為一場婚禮,從不同國家飛奔而至河內。
這一份祝福,夠厚實。

圖中的小女孩,拉著一大捆紅氣球,橫行於窄小的街道上。
稚嫩的她,彷彿還不知道這個世界存在著「規矩」。
她所緊緊握著的,是對她而言最實在的紅氣球,那樣的無所畏懼。

那樣的,攢在手心。

「兩年了,你有冇掛著我。」
誰先開口的,重要嗎。



久別重逢。

| on
10:17 AM
久·别

見面之前曾幻想過無數的場,無數的開場白,無數的再相逢畫面會是怎麼樣的。
「好久不見。」是你轉過身的第一句話,再重逢卻不曾想過是今日的畫面。

「好久不見。」我笑著回你,你眼裡卻帶閃躲。
其實我們何嘗還熟悉彼此。

「我現在白話已經說得不太好了。」我苦笑。
「係咁噶。」你也苦笑。

伴隨而來的卻是一陣沈默。
是啊,你不在了又還有誰來和我說。

如今大夥一見,卻已經不同過往。
身分不同,很不同。

斷斷續續,不知道該怎麼繼續這段文字。
周圍的人都問我這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覺,可我說不出來。
有些感受,只能了然於心。
或許還能這樣被大家開玩笑,我們也就還好。

是啊,我們。

難以道出心中真正所感受。
或許,還太快去分析;或許,還太早去斷論。

晚安。


生活上的瑣碎(一)

| on
6:40 AM
 工作 · 状态

零零乱乱的思绪,是最近生活的狀態。
無數次想法閃過腦海,卻好似也不足以構成一篇什麼。
但既然想寫一些什麼,那不如就無所謂地寫一些生活吧。

最近想通和困擾的無非都是一些生活上的瑣事。
「勇敢」地做了一些決定;「勇敢」地接納了一些突破;「勇敢」地接受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過程不如我自己想像中的果敢,但也相信一些事情總需要時間這把推手。

緣分不到,萬事難成。
有些事情,早幾年做,或許效果還不如現在的一半。

狂?
是,我一向如此不是嗎。

其實挺喜歡部分狀態的自己,人最開心的莫過於可以讓自己喜歡的部份閃閃發亮。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平等的機會,做自己想做的事。
即使再喜歡的事,也會有熱忱被消磨的時候。

人非聖賢,何況是面對日復一日,容易失去自我的生活。

看了一半的新書,擱在床邊,那本來是花不了幾天的書。
寫了又寫的blog,擱在草稿裡,那本來是應該整理自己的方式。
整理了一半的行李,擱在衣服堆裏,遠行前的老毛病。

似乎所有事情都被放在「一半」的狀態。
不是不想做完,可是心靜不下來。
天馬行空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樣急於探索的過程,或許也是每個人某些深夜的寫照。

對,就是沒事都愛想一些有的沒的,然後搞得像個哲學家般探索生命的意義。
可如果甘於平凡,懂得平淡,那還會不會有那麼多的想不通。

不甘這種心態,好像無可奈何的只能讓歲月來磨平。
沒有大智慧,只好從生活裡不斷摸索,直到找到屬於自己心靜下來的方法。

以前老抗拒別人真的知道我在想些什麼,我的生活狀態是怎麼樣的。
即使有那麼多你陪著看我的文字,可總好像也是有些距離。
用文字製造出來的「安全距離」。

練習打開一部分的自己,讓人能夠探索你的想法,是件挺恐怖的事。
可矛盾的是,這又是我建立自己的方式,哈。

這次沒什麼關於你們想看的故事,純粹想寫一寫生活上的瑣碎。
今晚或許沒有撫平你心靈的故事,但還是有一段文字陪你面對生活上的瑣碎。

你不是一個人啊。

願這快到不行的世界,還有一些願意耐著性子看文自己的你。
夜深了,你還在想些什麼,該睡了。

晚安。

走吧。

| on
1:25 AM
背 · 擔

「所以打算怎么办?」她問。
「没怎么办,做自己想做的事。」他答。

「人在社会里,本来就是很难真的能自由,真的能隨心所欲,既然決定了的事,那不如就瀟灑點。」她說。
「嗯,不想被這份責任感繼續綁架,你盡心盡力地做好本分,卻不是所有人能理解。」他答。

他知道自己一向心高氣傲,但凡有點才氣的人難免都這樣。
但成長的過程中,他經常不覺得自己有什麼才華,畢竟比起唱歌跳舞那些可以隨時展示的才華,他寫得一首好詩又算什麼,能拿來表演嗎?不能。

所以他隱忍。
極力地不搶風頭,不露光芒。
可隨著年齡的增長,歲月中的歷練在他身上留下更大的吸引力。
人群中,即使極力避免,他卻還是其中一顆閃耀的星。

光芒,是擋不住的。
是金子,總會發亮。

他開始明白自己的價值;開始更渴望了解自己;開始想把事情做得更出色。
可多少雙眼睛總是盯著他,讓他極力壓抑自己真實的能力。

這一方天地,留不住他。
他的不羈,始終只能留給遠方。

在一個不夠大的城市,總是不足以容下更多的競爭。
似乎所有的人都沒辦法接受所謂的良性競爭。
更多的,是只想在原地踏步的人。

因為目前的舒適圈太舒適,而離不開。
所以用盡一切,想把比所謂「更優秀」的人排除。
而非將這樣的情境視為一種進步的動力。

「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只有興趣能真的讓你包容和忍耐路上遇到的所有困難;為了責任而繼續的事,只有不快樂地妥協和遷就,那是種不是能長久的方式。」她勸。

「好。」他説,一個字,道出了所有的勇氣。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