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話可說的火鍋。

| on
3:41 AM
 你我 · 日常

「曾經看過一部電影,裡面說火鍋是最能表達男女之間熱戀的一件事,是一種不可描述的過程,要不斷交換口水等,是熱戀時最親密的接觸之一,也隨著溫度變高而有著越來越熱絡的表現。」Z説,剛放下手中的勺子,盛了一碗湯。

「這說法還真的沒聽過。」E説,一臉不可置信,火鍋能跟熱戀扯上關係?

「我覺得聽起來好像也沒有違和感,電影整個畫面都表達得很好,確實飲食男女啊。那不然為什麼大家都那麼愛吃火鍋?」Z邊接著說,邊回憶起電影中的畫面。

「因為...吃火鍋能聊得比較久?」E説,小臉被蒸氣搞得紅彤彤的。

「那會不會有人吃著吃著,變得無話可說了呢?」Z突然靈光一閃,望著E如是說。

「什麼?把火鍋吃得無話可說?我真從來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事...」E的眼神是驚訝的,彷彿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那樣的眼神,就像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總不會相信不遠的將來,他們也面臨平淡的日子。
那些被荷爾蒙帶走的強烈情感,居然有一天也會消失。

環顧四周,的確不少吃著火鍋的男男女女。
有些歡聲笑語;有些靜默無聲。
為什麼會有如此的強烈對比?

那些寂寞無聲的眼神中其實到底剩下什麼?
會不會也想起當初熱戀時吃火鍋時,那些談不完的話,那些說不完的自己?

「或許,話總是說不完的。只是那個聽的人,還想不想聽而已。」Z沒說出口的話,默默在心底盤繞,生根。

是啊,一段感情不可能永遠激情。
永遠都將進入不同的階段,不同層度的了解。
人都是個體,都在不斷成長,其實你又怎可能完全地了解對方呢?
長期的相處,總會讓生活出現盲點,那些你以為你已經知道的Ta,其實又有多少是還存在。

人總要一些距離,才能發現那些已經「理所當然」的美。

你和我,我們都在變。
就像Z和E,在一頓火鍋中的交談,會否在若干年後還被記得。
那些,他們說好會一直記得的初衷和火花。

會變嗎?


最後你嫁給了誰。

| on
2:54 AM
 婚礼 · 与你

「嘿,我要結婚了。」電話屏幕亮了起來,信息裏像是妳滿是喜悅的語氣。
「恭喜。」簡短的回覆,是打心底地替你高興,也知道這一路走來你多不容易。
「他對我很好,比他好,是能過一輩子的人。」妳說,想讓我知道你過得好,可終究有過去那個他的存在。
「那就放心了,婚禮記得發照片過來。」我說,有些人不提也罷。

妳有著所有少女幾近羨慕與渴望的求婚儀式。
那是在一片沙漠上,帳篷內是炙熱的火燭與熱情的音樂,還有兩家人的歡聲笑語見證中,妳點了頭。
像所有劇情一樣,他跪在妳面前,而妳一手擦拭眼角的眼淚,一手被他捧在手心,顫顫地為你戴上戒指。

多美,多好。

「還聯絡嗎?」我問。
「不聯絡了,不該聯絡了。」妳說。

是啊,拉拉扯扯了那麼多年,也該是時候跟過去道別了。
想起過去那時更年輕的我們,成天在一起除了揮霍青春的時光,也一起愛上了以為會在一起一輩子的人。
後來一樣的遠距離,但妳先經歷了。

「曾經大家也還是很努力想要維繫好的,對吧。」怎能不感嘆。
後來,還是他先說了分手,而機緣巧合下倒是我有機會和他見了一面。

「那麼喜歡,幹嘛分手?傻了?」我問,在陽台前,你抽著煙。
「看不見未來啊,我選擇留在這裡,她不來,那是真的沒有以後的。」你說,吸了一口煙,瞇起來的雙眼被吐出口的煙藏了起來,藏得真好。
「捨得?」我問。
「不是一個選擇題,不捨得,害了她。」你的眼神投入眼前的晚霞,那天的晚霞美得驚人,被黑暗吞噬前的最後絢麗。
而我們的對話,也隨著晚霞被黑暗吞沒了。
而你們的感情,也是。

「你以後也會這樣放棄我們嗎?」沒頭沒腦的,我問了B。
「不會啊,想辦法啊。」你說,說得那麼順其自然,說得彷彿你從沒想過放棄。
那是一個冬天,你牽著我的手,橫過馬路,而我們都以為不會再放開。

可最後,我們不也寫上了同樣的結局嗎。

「真好看!」終於,在妳朋友圈看見了婚禮的照片。
你披上白紗,嫁給一個我不認識的面孔,不是我以為的那個面孔,不是當初和我在陽台聊著你的少年。
妳終究嫁了,嫁給一個把妳捧在手心的人的。
照片裡,是妳美麗的笑容,你把自己的餘生交給了這個男人。
而我,只能把最真摯的祝福獻給妳。

沒去問,他有沒有給你獻上祝福。
不打擾,或許是他唯一能做的最好祝福。

只是,他依舊單身。

而我和B呢,更加成長了、成熟了。
在那些再也沒有對方的世界裡,各自安好。

披上白紗的那一天,望我們都是嫁給愛情。
餘生那麼長,誰說不能一輩子心動。
不敗給惰性、不敗給習慣,永遠記得當初愛上的悸動。
別讓自己的愛情與婚姻敗給——自己。




欸,你可以把自己照顧好嗎?

| on
3:07 AM
 彩色 · 黑白

把自己照顾好是什么概念?
這是一個十幾歲時候的我,沒有的概念,甚至也不覺得有一天我會有這樣的需求。
那為什麼會聊起這個?
因為實在看見太多不懂得照顧自己的人,可往往最後被麻煩的不是他們自己。
而是那些身邊善待他們的人啊。

「怎麼說?」你傻里傻氣的問。
仿佛覺得這不過是一件極其簡單的事,又或者不過是一句離別時的祝福。

「要好好照顧自己哦。
就一句祝福,不過如此。

「那該怎麼照顧好自己?不照顧好自己又會怎麼樣?不健康?」你繼續窮追不捨地問。

十幾歲的時候,熬夜通宵不過是家常便飯的事,繼續一天沒睡還是可以接著再玩一天。
那時候,通宵達旦的快樂遠勝於身體來的反映。
只要補眠幾個小時,就能精神氣爽的回來了。

二十幾歲的時候,你依舊可以通宵達旦,可這次你發現或許要睡個一兩天才能補回來了。
隔天總是要靠著咖啡或者精神飲料支撐到下班。
恨不得馬上回到家好好睡一覺,并信誓坦坦不再熬夜。

三十幾歲的時候,你開始發現身體檢查或許是個不可或缺的事。
你突然發現,其實並沒有如自己想象中的那樣了解自己的身體。
而這個階段,通宵幾乎已經遠離你的世界。
可逼不得已通宵的時候,隔天醒來的自己仿佛老了好幾歲,身體反應都已直接在臉上。

為什麼說這些?

「因為很多人不會照顧自己嗎?」你問。

老實說。
身邊依舊很多半夜兩三點睡,中午才起床的人。
有些更甚,一睡幾乎是把半天都消耗掉了。
醒來的時候,腦袋總是不清醒。明明發誓要早睡,卻還是無限循環的人。

一天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被浪費了一半。
因為睡遲,耽誤了各種見面。
你知道嗎?
你浪費的不只是自己,還是其他人寶貴的時間。

步入25歲之後的男生朋友們更明顯,缺乏運動,飲食不節制,總以為自己還如少年一般。
一顆礙眼的肚腩就掛在身體前。
他們以為很快就會不見的,但往往並不了解自己的新陳代謝已經大不如從前。
更可怕的是,他們並不懂,這所謂的小小肚腩其實極大可能是怎麼都去不掉的內臟脂肪。

而隨之而來的,更是各種隱性疾病。
還年輕的時候總是不覺得,只是稍微覺得有些不舒服,以為睡一睡就沒事了。
就這樣,日復一日。

而飲食上呢?
都市人忙,三餐總在外頭解決。
總喊著精神不佳的人,卻一罐一罐飲料這樣灌進身體里。
香精、糖分、奶精,通通都在身體里肆意滋長。

「然後呢?」你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繼續問。

當你四十幾歲,身體開始大不如前,經常病倒的時候,照顧你的人是誰?
或許,這時候的你已經有了另一半,有家庭。
而你的任性妄為,造成了一個家庭的擔憂,甚至是經濟上的負擔。

一家人,同舟共濟理所當然。
因為患病,你發了許多莫名的脾氣。
你覺得自己最可憐,其他人都不懂你的感受。
確實如此,患病往往比什麼都來得心力交瘁。

可有時候,照顧你的人比一切還來得累。
換位思考和概括一切的包容心,那需要多少耐心。
多說兩句,就被你不耐煩。

而除了用錢換來的幫傭,又有誰有義務照顧你?

你怨上天為什麼對你不公,你不明白自己的生活習慣是一切的起因。
你不愛被人控制,總覺得念叨很煩。

可身為一個成人,你對自己的生活習慣負起責任了嗎?
二十幾歲的你,真的知道什麼是自律?
你以為自律不重要,卻不知道一個小小的性格,卻可以在各層面不同程度的影響你。
工作上、感情上、社交生活上。
生活從來都不是沒有目標和熱忱的,全憑自己的角度去看待事情。

趁還年輕,多愛自己一些。
今天你對自己的照顧,是來日和Ta一起更多的時光。

見了太多不懂得照顧自己,忽略健康的人。
因為失去過健康,身上掛著尿袋,躺在床上失去自理能力,所以很明白這些感受。
那時候,很多情緒都在自己身上,卻忽略了身邊照顧我的家人。

而今,只想把自己照顧好。
再把自己託付給未來的他。
一起走更遠的路,看更美的世界。

無話可說。

| on
12:14 AM
间隔 · 沉默

觀察周圍,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時候開始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好多好多的情侶、夫妻都像我面前這對一樣,相視而坐,卻也一語不發。

這似乎是一件不管到哪裡都會看見的場景。
也不管是多年輕的情侶,或是已然相處多年的夫妻。
我們都看見了這樣所謂的「無話可說」。

「欸,我們以後絕對不要這樣。」她說,看見別人的無話可說,心裡感觸。
「怎樣?」他問。
「就是坐在一起但卻沒有能一起說的話啊。」她說。

可在她眼裡,可怕的不止是這樣的無話可說,而是什麼造就了這一切發生?
是時間?是想要有個人的空間?是情感的變化?
她沒猜透,或許不夠聰明。
也或許,想太多,這些不過就是生活裡的人之常情。
可她看不明白所謂的人之常情,也不想過所謂的普通生活。

這樣的場景總在生活里一幕一幕上演。
她也自然明白,哪裡來的那麼多激情。

「吶。」她看見眼前的阿姨把店家剛端上來的面推到叔叔面前。
叔叔沒說話,點了點頭接過遞過來的那碗麵,再把手上剛擦好的筷子放到阿姨的碗邊。
瞬間,好像這個餐廳內的紛紛擾擾都與他們無關,剩下的都是他們的這一餐。

兩人的互動或許沒有火花四射,但卻有種細水長流的平凡。

「還要一塊叉燒嗎?」他的聲音把她從觀察裡抽出來。
沒等她說話,碗裡已多了一塊叉燒。
「好看嗎?」她問,看見他邊吃麵邊投入手中的書。
偶爾見他抬起頭來放空的時候,她就知道他是在消化讀到的東西。
「好看,是上次那本的作者寫的另一本書。」他說,發音因為咀嚼而變得有點模糊不清,讓她覺得可愛。

即使沒有開口,他們的動作都是彼此熟悉的。
叔叔阿姨,因為年月日子的累積而知道了雙方的喜好,有了共同的生活習慣。
而他們,則是還在磨合期的兩個人。
有時候小心翼翼;有時候赫然發現共同習慣;有時候磨合那些不相同的習慣。

她以前總是不妥協。
不願意妥協在這些繁瑣的生活日常上,不喜歡被瑣碎磨光的生活。
可轉念間,她明白沒有不會被沖淡的感情,也沒有時時刻刻都有的話題。
可這些小小的日常里,都是他們日漸熟悉的催化劑。

日子怎麼過,全看自己怎麼看。
就像把他心愛的叉燒分一塊給她這種事,在經過詩人包裝之後,也能浪漫得一發不可收拾。
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