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

| on
7:16 AM
老友鬼鬼。

「喂?」是你久違的聲音。

「怎麼啦?突然打來。」
總是喜歡無預警地打電話過來,但似乎很久都不曾接到你的電話了。

「沒,就突然看到我們的聊天記錄,就想說很久沒打給你了。」

「嚇死我了,還以為什麼事。」
好像習慣了互相打電話的時候,總是是在有一堆心事的時候。

其實生活是很現實的。
很多關係在時間的痕跡底下,總會多少有些微妙的變化。
習慣分隔於地球兩端的我們,卻好像也沒改掉這樣的習慣。

好像想掉淚的時候,還是會打給對方。
所以即使你說沒事,我的心依舊會咯噔一下。

聊了很多,關於生活,但多數還是些不著邊際的話。
那些在生活裡的小煩惱,其實我們都明白都只是過程。

你活在大城市裡已經好幾年,那些看似矛盾的快和慢的節奏,都完美的融入了你的生活裡。
而我的生活軌跡似乎與你的截然不同,但沒有一個過程是你不曉得的。

這大概就是無法割捨的關係吧。

我們有著交疊寬廣的朋友圈,也有著看起來相似,但其實又是不同方向的興趣愛好。
我們說好一年要一次的旅行,每次去的地方大概都是別人想不到的。
我們一年見不了幾次面,但每次見面又好像回到從前。

一年一點的不同,卻又沒什麼不同。

能看見彼此成長,是最好的事。
間中不同的生活經歷,也會相對影響我們對生活的價值觀等。
但那些在年少時期,打入我們心底最深處的某些東西,依舊是不變的。

對於你我而言,最慶幸的莫過於還是忠於自己。
可以過彼此想要的生活,可以最大限度的享有自由。
其實已經很幸運。

一起走過超過十三年的日子。
有好有壞,有笑有淚。
有聚有散,有迷有失。

最後還是有兩個超過十年的摯友,足已。

通話結束,114分鐘。

我用青蘋果色你應該懂為什麼,哈哈哈哈哈







第一百四十天,我的白色小丸子。

| on
1:35 AM
汪洋 · 大海

「138...139...140」默默對著日曆,數著。

啊,原來已經是第一百四十天了。
把一顆顆的白色小丸子吞進肚子裡的日子,已經過了一百四十天了。
白色的藥丸很小,小的有時候不需要水,也能輕易的吞下。
就因為是如此的小,所以經常忘了要準時吃藥。

「慘,又忘了吃藥。」
有時候到了晚上才想起,中午該吃的白色小丸子被遺忘了。
總是急慌慌地從包裡把藥翻出來,再匆忙忙地把藥吞下。

安心。
好像吞下了,就不會有事。

「啊,今天忘了帶藥出來。」
在路上的時候,總是因為換包包而忘了帶藥。
心總會咯噔一下,落了一拍的感覺。

「唉。」
也常因為忘了吃藥帶藥而對自己嘆氣。
罵自己的忘性,自己和自己生氣。

生理上的病或許有藥可吃。
但我這無休無止的糊塗病呢?

不是悲天憫人,亦非自怨自艾。
寫下這些,無非是想記錄自己吃藥的這些日子。

畢竟,人生沒有多少勇敢的機會。

是,在140天前的那段時間,我曾因為確診而崩潰大哭。
但在這140天裡,沒有一天我不為自己有藥吃而感到慶幸。
這或許是一場長期抗戰,但卻比什麼希望都沒有來得好。

回首才發現,這白色小丸子可真是陪我走過不少日子。
這些閉關起來的日子,一步一步學會怎麼調整自己的過程裡,他都在。
他安定了我的心,給了我不少希望。

再吃一段日子,就要跟白色小丸子暫別。
那種離了他的安全感,或許又要另外花一段時間來適應了。

「是藥三分毒。」
心中總想起這番話,所以即使對白色小丸子開始依戀,也要學會放下。
做人無非也這樣,對吧?

會越來越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