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掉的前任。

| on
5:30 AM

「幹嘛,recall了什麼?」她問。
「我說我好想你,不想騙自己了。」他說。

「喝醉了?」她問。
「對啊,然後呢,不行嗎。」他說。

時間是某月22日,是飯局酒局特別多的日子。
他的一封信息,徹底打亂了她的夜晚。
她內心澎湃,可文字間依舊冷靜。

她記得,那是晚上十點。
可他那裡早已半夜。

若不是喝醉,他什麼時候才會承認呢。

可承認了又如何?
她看了看身邊熟睡的另一個他。
即使內心似乎有些東西被激起,但很多事情卻早已塵埃落定。

他知道,很多事情其實沒有過去,也沒有忘卻。
她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忘。

她知道他換了好幾個對象,可自己卻從來也不提起知道。
他知道她也有了對象,可也寧願假裝不知道。
碰不上,分手後就是碰不上兩人都單身的日子。

可卻只得在新歡身上找舊愛的影子。

可終究不是她啊。

再後來,她單身了。
可他又談起了戀愛。
她早就習慣了不打擾,可不知道是什麼,讓她也沒忍住。

「還算數嗎?」
發過去的是什麼?
是當初你說想我的對話。

沒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想把故事裡的主人公寫出來,很想告訴他們在一起吧。
也很想替他們和對方說真實的心意。
可有些東西是命,有些錯過更是命。

獻給那些你忘不掉的前任。
和睡不著的你。

請你,活下去。

| on
7:13 AM
遲暮 · 朝夕

離開重慶的時候,是綿綿細雨。
到了成都的時候,依舊是陽光透不進的厚雲層在上。
身上的羽絨服似乎也不完全能抵禦那無孔不入的寒風。

而我腳下的小白鞋早就被一路的泥濘弄髒了,不白了。
不似一開始,那麼白了。

對,不白了。
不乾淨了。

沒什麼特別的行程,就到電影院裡把《少年的你》看完了。
巧合的是,進電影院之前,朋友轉發了一則新聞給我。
是韓星具荷拉自殺的新聞。

霎那間,情緒湧佔了心頭。

怎麼忍心去責怪一個選擇自己結束生命的人呢?
是怎樣的心灰意冷,才能夠替自己選擇好死亡日期、時間和地點呢?
甚至是死去的方式。

好像懂,又好像不懂。
那樣的感受。

共存。

在我體內,有這麼一顆不定時的炸彈。
她重新回到我身體裡了,在那麼多年之後。
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吃藥的原因。
其實何嘗沒有過想放棄的念頭?

我吃了186天的白色小丸子。
我算過了無數回的日曆。
我承擔了別人無法理解的擔憂。

我有好多好多放棄的理由。

但我沒有。

不是我勇敢,是我有太多牽掛;
不是我堅強,是我有太多放不下;
更多不是我有多想活著,是我還沒有勇氣選擇死去。

「沒有一堂課叫我們怎麼成為大人。」
陳念在《少年的你》說道。

在我還沒預備好長大,別人就指著我說我已經是個大人了。
在我還沒預備好承擔,有人就已經把這些惡意的傷害丟向我了。
在我還沒預備好失去,老天就已經把玩笑給我開大了。

我想,是的,你也和我一樣吧。

我很想告訴你,這世界很溫暖很快樂。
但我沒辦法昧著良心告訴你這違心的話,更沒辦法用謊言去圓你已破碎的心。
因為我很徹底明白,這世界可以多醜陋多可怕。
那些惡意的揣測,沒有過濾的語言,像是被打開的潘朵拉盒子,往往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我不騙你。

人海。

但我也沒辦法告訴你,這世界是完全沒有好人的。
因為那畢竟不是事實,我的雙眼沒辦法看不見他們。

因為,

在我許多低潮期裡,是我意想不到的人伸出手,拉我一把。
在我質疑自己的時候,是你們其中的一些信息,讓我重新相信自己。
在我很想很想徹底放棄的時候,是那些關心我的人,讓我選擇面對跟自己的身體一起努力。

我很想去討厭這個世界,但我做不到。
因為他是如此的狡猾,讓打擊與善意不斷交錯的出現在我的生活裡。

他讓我沒有徹底的權利。

我知道,你的相信也會有被辜負的時候。
我知道,你的傾訴也有被無視的時候。
我都知道,因為我也曾身處於那裡。

你累了,我知道。

但可不可以,再耐心一些些。
再等一等,那個對你伸出雙手的人?

因為你的善良,終將不被辜負。

給自己多一次機會。
還有,對不起。

因為我們或多或少都成了這世界不善良的那部分。

开普敦,南非,2019。

| on
12:44 AM
南非,2019。

到南非之前,心里对这个国度的认知并不深。
仅有的知道,就是好望角在南非,其他的好像就只是些对非洲的刻板印象了。
一直都想去一些比较属于未知的地域,而南非大概是今年做过最好的选择。

南非如何?
我很喜欢,太喜欢,喜欢的不得了。
在南非一个月,完全令我深深爱上这个地方。

如诗,如画。

这是在开普敦的家。
看出去就是大海,每每都在傍晚时分到那里散散步。
回到家的时候,再倒一杯红酒,看看窗外那一抹余晖,然后入夜。
大自然,是开普敦最好的风景。

在开普敦的时间,是很轻松舒服的,也常花时间在小区附近步行。
冬日的太阳,总是最奢侈的享受。

邻里,美食。

这是家里附近步行就可到达的餐厅,也是用餐次数最多的地方。
户外用餐,是开普敦最盛行的。
毕竟面朝大海,就是最好的用餐风景。
而南非的食物,也深得我心,尤其是酒类,更是便宜。

Bo Kaap, Cape Town.

最另外惊讶的,大概就是这里的Cape Malay Culture。
Bo Kaap,是当时从南洋过去的马来人所集中的区域,而很多更是从马来西亚过去的。
所以在南非,可以轻易找到许多标榜Cape Malay的咖喱餐。
Bo Kaap小区的彩色小屋更是吸引了许许多多的游客,在网上就能轻易找到导览。

当然,整个小区也因为丰富的特色和历史背景而让许多发展商虎视眈眈。
大量穆斯林集中的区域,特色的餐厅,彩色斑斓的小屋,都是发展商眼里最好的赚钱工具。

所以未来的Bo Kaap还能不能保住自身的特色,就看南非政府了。

Table Mountain, Cape Town, 2019.

桌山,世界七大自然景观之一,更被誉为上帝的餐桌。
更是南非政府最大力宣传的旅游景点之一。
山上非常大,设施也很完善,而风景更是令人陶醉其中。
只要你踏入开普敦,处处便可看见桌山。
而从不同的角度,更是有不一样的美。
在这里,也让我看见了非常壮观的日落。

Cape of Good Hope, 2019.

而最令我期待的,还是好望角,非洲的最南端。

「你居然租了一辆车?」当E被我带到租车公司时,完全是一脸惊讶。
「嘿嘿,没想到吧。」这一天的行程,完全由我安排。

我们开着租来的车子,车上放了些干粮,就此展开了一天的自驾游。
一路车子开到哪里,完全是根据导航,E并不知道最终目的地。
路上看到的风景,更是我俩毕生难忘的一切。

到达好望角的时候,天气也非常好。
澎湃的大洋,搁浅的鲸鱼,还有独特的植物。
整段健行真的非常漂亮,走走停停拍拍照,足足花了超过一个小时才到达好望角。
看着眼前的一切,除了深深感到自己的渺小外,还有对大自然的惊叹。

满满的小企鹅。

建议想去好望角的大家,保留一整天的时间,可以在回程时开车经过Simon Town企鹅保护区。
南非的企鹅是非常特别的,眼部都有像是粉色眼影一样的特征,非常疗愈。
看了企鹅,觉得自己都变可爱了。


酒庄,美食。

在开普敦,大大小小的酒庄简直就是不计其数。
爱品酒的人来到这里简直就是来到了天堂。
而每个酒庄都有不同的餐厅,这道Malay Curry完全治愈了想家的心。
酒庄的选择,完全根据个人的喜好,没有什么所谓特别推荐。
反正每个都很不错,哈哈!

Premium Class Sleeper Train.

从开普敦到约翰内斯堡,也就是首都Johannesburg。
我们搭上了标明要26小时的火车。
火车里面几乎应有尽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厢房,接纳的乘客也非常有限,所以也不拥挤。
里面除了有火车餐厅之外,也有淋浴间,厕所,酒吧等等。
到了睡觉时间,也会替你把床铺好,非常贴心。

虽然最后,我们总共花费了接近50个小时才到Joburg,但整个旅程真的非常完美。
在车上认识了很有趣的人们,一路风景也令人无限赞叹,舒适度也不会令人感到不快。

想搭这趟火车的各位,可要有心理准备,不要把后面的行程排的太满。
因为这趟火车就是出了名的不停故障。
每星期也只有一趟,目前reservation的方式也只能靠email。

好望角,开普敦。

这篇是一个没有什么攻略的游记。
包括什么租车的详情啦,吃住的水平啦,还有景点的介绍。
在开普敦呆了三个星期。
是挺长的时间,但也消逝地非常快。
几乎还没离开开普敦我就已经开始想念这个地方。
长时间外出以来,开普敦是少数一个我会如此喜欢的地方。

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很有趣的人。
周末的时间几乎都是泡在大自然里。
去Botanic Garden,参加Walking Tour等,每天醒来都充满期待感。

其中我非常推荐的方式是Hop-on Hop-off Bus Tour。
这个方式可以很全面的认识这个城市,也可以在你有兴趣的站下车。
而根据巴士的时间,也可以再搭下一趟巴士前往不同目的地,路线规划是挺全面的。
巴士上也会有语音导览,让你更加了解每一个站点。


「下次还要不要来南非?」离开南非前,E问。
「太舍不得了,以后当然还要来。」我说。

我发誓,离开南非前我真的是愁容满面的。
所以你说,我多喜欢南非。
写完这篇,所有想念更是满满溢出。

好啦,除了Johannesburg。
我不太想念那边。

下次再写safari咯。


老友。

| on
7:16 AM
老友鬼鬼。

「喂?」是你久違的聲音。

「怎麼啦?突然打來。」
總是喜歡無預警地打電話過來,但似乎很久都不曾接到你的電話了。

「沒,就突然看到我們的聊天記錄,就想說很久沒打給你了。」

「嚇死我了,還以為什麼事。」
好像習慣了互相打電話的時候,總是是在有一堆心事的時候。

其實生活是很現實的。
很多關係在時間的痕跡底下,總會多少有些微妙的變化。
習慣分隔於地球兩端的我們,卻好像也沒改掉這樣的習慣。

好像想掉淚的時候,還是會打給對方。
所以即使你說沒事,我的心依舊會咯噔一下。

聊了很多,關於生活,但多數還是些不著邊際的話。
那些在生活裡的小煩惱,其實我們都明白都只是過程。

你活在大城市裡已經好幾年,那些看似矛盾的快和慢的節奏,都完美的融入了你的生活裡。
而我的生活軌跡似乎與你的截然不同,但沒有一個過程是你不曉得的。

這大概就是無法割捨的關係吧。

我們有著交疊寬廣的朋友圈,也有著看起來相似,但其實又是不同方向的興趣愛好。
我們說好一年要一次的旅行,每次去的地方大概都是別人想不到的。
我們一年見不了幾次面,但每次見面又好像回到從前。

一年一點的不同,卻又沒什麼不同。

能看見彼此成長,是最好的事。
間中不同的生活經歷,也會相對影響我們對生活的價值觀等。
但那些在年少時期,打入我們心底最深處的某些東西,依舊是不變的。

對於你我而言,最慶幸的莫過於還是忠於自己。
可以過彼此想要的生活,可以最大限度的享有自由。
其實已經很幸運。

一起走過超過十三年的日子。
有好有壞,有笑有淚。
有聚有散,有迷有失。

最後還是有兩個超過十年的摯友,足已。

通話結束,114分鐘。

我用青蘋果色你應該懂為什麼,哈哈哈哈哈







第一百四十天,我的白色小丸子。

| on
1:35 AM
汪洋 · 大海

「138...139...140」默默對著日曆,數著。

啊,原來已經是第一百四十天了。
把一顆顆的白色小丸子吞進肚子裡的日子,已經過了一百四十天了。
白色的藥丸很小,小的有時候不需要水,也能輕易的吞下。
就因為是如此的小,所以經常忘了要準時吃藥。

「慘,又忘了吃藥。」
有時候到了晚上才想起,中午該吃的白色小丸子被遺忘了。
總是急慌慌地從包裡把藥翻出來,再匆忙忙地把藥吞下。

安心。
好像吞下了,就不會有事。

「啊,今天忘了帶藥出來。」
在路上的時候,總是因為換包包而忘了帶藥。
心總會咯噔一下,落了一拍的感覺。

「唉。」
也常因為忘了吃藥帶藥而對自己嘆氣。
罵自己的忘性,自己和自己生氣。

生理上的病或許有藥可吃。
但我這無休無止的糊塗病呢?

不是悲天憫人,亦非自怨自艾。
寫下這些,無非是想記錄自己吃藥的這些日子。

畢竟,人生沒有多少勇敢的機會。

是,在140天前的那段時間,我曾因為確診而崩潰大哭。
但在這140天裡,沒有一天我不為自己有藥吃而感到慶幸。
這或許是一場長期抗戰,但卻比什麼希望都沒有來得好。

回首才發現,這白色小丸子可真是陪我走過不少日子。
這些閉關起來的日子,一步一步學會怎麼調整自己的過程裡,他都在。
他安定了我的心,給了我不少希望。

再吃一段日子,就要跟白色小丸子暫別。
那種離了他的安全感,或許又要另外花一段時間來適應了。

「是藥三分毒。」
心中總想起這番話,所以即使對白色小丸子開始依戀,也要學會放下。
做人無非也這樣,對吧?

會越來越好的。
:)




秋。

| on
10:37 PM
街。

在寫完孟冬的故事之後,終究是進入了一種思緒空窗期。
那一晚的撕心裂肺,恍如隔世。
沒有人會比我更心急地想看到完整和最終版。
可故事有時候就像是人生,永遠沒有最終版。

一直想要用最好的方式譜寫這段故事。
可偏偏我卻很清楚的曉得,永遠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在進入不同的生活階段的時候,往往總會讓人對同樣的事情有不同樣的想法。
不同的領悟;不同的環境;不同的生活。

終究只有不同的心境。
還有不同的文字。

很喜歡現在的生活狀態,即使在別人眼裡看來飄渺不定。
也喜歡選擇沈默的自己,即使在別人看來百口莫辯。

A說得對,我對自己不夠好。
在這個紛擾塵世裡,我彷彿還嫌生活不夠煩擾,硬是要為自己增添些煩惱。
「不要去在意那些人。」
叫我怎麼不去喜歡A的誠懇坦白。
畢竟生活裡,誠實的人太少了啊。
多珍貴。

活到現在白,也明白自己早已不是一張清清白白的白紙了。
在許多不得已的情況下,也說了一些不得已的謊。
誰還不也一樣。
那些善意的,無法面對的,脫口而出的,謊。

可活到現在,從來也沒有見過一個用謊言編織人生的人。
算是大開了眼界吧。
冷眼旁觀,看著他怎麼在自己編織的謊言裡折騰。
為了不往下沉,只好不斷為了圓謊而編謊。
載浮載沉,在自己的謊言中。

秋風颯爽的季節裡,讓一切都隨風而去吧。

這裏白天二十幾度,夜晚十幾度。
不冷不熱,惹人憐愛的溫度。

你哪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