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不甘。

| on
8:43 AM

甘與不甘。

「或許當時結束的時候,我也搞不清楚自己是真的還愛這個人,還是只是不甘心放下這五年的感情,不甘心自己的青春被浪費。」
那是一個週日的下午,Y和我相約在一個我們熟悉的咖啡廳裡。
店裡的空調吹在皮膚上,帶著微微的咖啡香氣。

「還是不甘心輸給另一個女人呢?」
我笑著問道。

「應該也是的。」
Y的眼神有點懵懂,但瞬間就笑了起來。
事過境遷了三年,當初再多的不甘心,也只成了如今的釋然。

不怕不甘心,就怕輸給自己的不甘心。

如今能夠坦然的笑談過去,但大概也沒能真的徹底忘了當初的煎熬。
誰能隨便放下談了五年的感情,談婚論嫁的階段卻被人橫刀奪了愛。

日夜相對的枕邊人,愛上了比年長接近10歲的她。
當時的Y該要有多大的心才能接受這玩笑般的事實。

「我沒有發脾氣,甚至理智地連自己都害怕。我讓他坐下來跟我一起好好聊,這件事該怎麼解決。選她還是選我們這五年的感情,你說好笑不好笑,我讓自己淪為別人的一個選擇。」

舊事重提,Y的眼神隨著對話墜入了回憶的隧道裡。

「現在回想起來,我們的感情其實本來就出現了很多問題,只是我們都習慣了安逸,也不想做那個結束的「壞人」,所以大家都假裝沒事,甚至還買了房子,談婚論嫁。」

Y繼續緩緩說道,手中握著的小湯匙,無意識地攪拌著半冷的咖啡。

「是啊,你當初如果繼續裝作沒事繼續這段感情,相信也只是繼續折磨對方而已。」
說這番話沒有安慰的成分,畢竟早已事過境遷,Y哪裡還需要什麼安慰。

而Y的不甘心,不也曾出現在每一個人的身上嗎。
因為自己的不甘心,因為自尊在作祟,自己也做過錯的決定。
沒有當斷則斷,而是無限循環的藕斷絲連。

你以為只要再努力一些些,就可以改變些什麼。
但其實,愛不能改變,人也不輕易被改變。
尤其這年頭,人總容易被什麼網絡語錄影響。

大家都按照網絡說的經營自己的感情。
什麼「男友就該這樣」、「你的女友是不是也這樣?」等等。
不同的個體,帶著自己的世界觀、三觀、原生家庭的思想,去遇見另一個人。
又怎能只按照一種方式去經營感情呢?

感情應該是雙向的、健康的、平等的,並且本來就是獨一無二的。

最重要的是,當結束感情之後,不應該讓自己陷入在不甘心的泥沼裡面太久。
沒有人生來灑脫,我們都需要經歷去練習灑脫。
但學會放過自己,其實才是最好最好的成長。

我們都需要時間和經歷,去學會say goodbye。
去懂得主動結束一段不健康的關係。
別讓不甘心,讓你不開心。
感情裡,從來沒有輸贏。

而放下,從來就不是輸,而是一種智慧。

晚安。


27歲,生日快樂。

| on
9:01 AM


廿七

「生日快樂。」
27歲這一年的生日,過得很快樂很幸福。
2020是個不平靜的一年,諸多悲傷的事情一一上演。
這一年,身邊的人能夠平安健康已經是最幸運的事。

這一天醒來,是在島上。
A安排了一個生日之旅,行前並沒有告訴我是去哪裡。
兩個星期前被通知,而我則好奇難耐了兩個星期。
下次能不能提前兩天通知就好呢?

Batu-Batu Resort, Pulau Tengah.
這是我們此次生日之旅的地方。
大概是我太無知了,完全不知道Johor就有這麼漂亮的島嶼,而且還是個eco island。
我一向來都很喜歡大海,山和海讓我選肯定選大海的那種喜歡。

邁入27歲的第一個早晨,能聽著海浪聲起床是無比幸福的。
白色大床上還躺著一個令人心動的男子,還有什麼不足夠的嗎。
I feel really blessed.

「27歲生日快樂喔。」
當朋友送上蛋糕說出這句祝福的時候,我有些愣住了。
本能地想回一句你才27。
恍惚之中,才發現是真的27了。
但更多的感覺這不過只是個與我無關的號碼。
我找不出任何跡象顯示我27歲了。
又或者,我不知道27歲該是個什麼模樣。

標準都是社會給的。
可我從來都沒跟上這社會的標準呀。

可這一年,與我而言,是富足的,尤其在精神上。
開了屬於自己的公司,找到了能維持長久關係的品牌方們。
遇到了很多貴人和好顧客,給了我好多好棒的建議。
也跟很多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們合作案子,覺得自己非常非常幸運。
關於事業,我鮮少分享,一是覺得自己仍有很多不足,二是太在意隱私性的問題。

從前不接業配,很大原因也是因為覺得自己的追蹤人數,跟其他網紅相比真的算不上什麼。
總感覺自己給不了商家和品牌怎樣的號召力或帶貨能力。
而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不想把時間花在「免費」的事情上。
與我而言,所有的內容、照片、文字都是需要花時間和心思去構思的。
所以很多時候根本無法衡量自己所花在產品拍攝、文案的時間該怎麼計費。
所以索性都不接。

畢竟「網紅」這件事根本沒有標準。
而我從來都沒有想要以此賴以為生。

一直是到了今年,才比較打開心扉,去以長遠合作的形式接一些案子。
因為總會遇到好的品牌、好的產品想和大家分享。
也想試試看自己在這條路上可以有怎樣的構思和發展。

但也希望一直有在追蹤我的你知道,所有的分享都包含我的真誠。


沈澱。

長大一歲的我,智慧應該也長了那麼一丟丟。
從前聽過的道理,如今似乎更加明白其中。
有些事情,我確實還在迷思中尋找自己,放下了沒有?
我不知道,但或許還沒完全。
但有一點我知道的是,我放不下的是過往中經歷傷害的自己。

那些我不理解的傷害,沒來得及明白的痛苦。
都還在生命中殘留著部分的陰影。
說原諒,太偉大;說放下,太灑脫。
或許唯有接納自己也有消化不了的過往,才能逐漸擺脫其中吧。

在我的腦海裡,一直有著這樣的一個畫面。

那是一個接近0度的冬天,有個女孩身穿著墨綠色大衣,獨自坐在廣場裡冰涼的石板椅上。
口袋裡的手機顯示了電量不過剩下9%。
那是一個人來人往的廣場,每個人都懷揣著自己的心事。
沒有人有時間察覺到這個女孩,她冰冷的面孔底下藏著怎樣的心事。
一座偌大的城市裡,卻沒有一塊地裝得進她的不安和孤獨。

她在等。
卻不知道自己的等待是如何被浪費。
又或許,不想知道。
假裝不知道。

我們都一樣,平凡且會受傷。
接受自己的脆弱,才能成為更完整的自己。


白,藍。

而這一年,因為身體情況的轉變,我重新拾起了白色小丸子。
副作用比以往來得明顯,躺在診所裡冰涼的塑料床上,超音波裡是那頑固的東西。
它伴隨了我好多好多年,跟著我的情緒起伏長大。
而它所帶來的疼痛,更是無以名狀。
冷汗流啊流,身體冰冷地像是什麼一樣,往往都像是生了一場大病一樣。

一直都想著要以怎樣的形式跟大家分享這件事。
主要是希望提高大家對這類疾病的意識。
第二是希望可以讓同時有這個病的每一個妳都有個借鑑的病例。

可我還沒完全準備好,告訴你們我這接近十年來的故事。
應該說,很擔心自己表達的方式不對,而誤導了大家。
而一部分的我,也知道,很多人拿著「關心」的名義來八卦。
前前後後都聽到不少關於這類的第三方「關心」。
歡迎你們直接來inbox,反正都會傳到我耳裡的呀 :)

再給我一些時間吧。


A.

而這一年最大的驚喜大概就是你吧。
你老愛問我怎麼不寫寫你。
或許是過往的一些事情造就了我不願多說的性格。
要花時間,才能慢慢再打開多一些,寫出多一些。
但遇見一個能夠包容我不吃軟也不吃硬的性格的你,我還是很幸運的呀。
(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不幸哈哈哈哈

謝謝你出現在這個時間點。
謝謝你在我狼狽不堪,滿身是刺的時候,願意花時間融化我。
也謝謝你總是耐心滿滿,讓急性子的我總是瞬間緩下來。
(但不要每次一直讓肚子餓的我等可以嗎

當很慢很慢的金牛座,遇上很挑剔的處女座。
原來是這副模樣。

多的話就不說了。
只一句。
前路漫漫,與子共行。

___________


喔對了,你以為這是ending嗎?
別忘了這是我生日。
ending當然是我自己。
#林子雙27歲還是很hot

bye :)
 

三十而已,未來可期。

| on
7:01 AM


這張照片是在跟摯友們在馬來西亞環島旅行的時候拍的。
每年總會有那麼一場旅行,讓三個分隔在不同城市的我們相聚。
但最回味的或許還是這段環島之旅。
大概是因為旅行的這片土地是我們的家吧。

十三歲的時候,因為同班級的緣分把我們三個人的命運線交疊在一起。
而轉眼間我們都已經是個別在今年邁入二十七歲的大姑娘們。

這也確實挺感觸的。
或許是前些日子才完成了一篇關於人物的採訪吧。
採訪的對象是我的學姐,今年三十二歲。
她的故事讓我不禁幻想起自己的三十歲將會是何等模樣。

而我再想起她的臉龐,卻沒有絲毫三十歲的樣子。
但其實我也不知道,三十歲的人該是什麼模樣。
又或者,根本沒有標準。

18歲時候的我,曾經以為25歲時候的我已經是個嫁了人、有家庭的人了。
但那時候的我,根本不曉得25歲晃眼而至,而我依舊年輕地只想跑遍全世界。
我沒有成家立業的想法,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轉眼間就25歲了。
我不知道自己哪裏看起來像25歲了,因為我自己根本不覺得如此啊。
30?那我更無法想像了。

後來的我明白了,年齡很多時候只是一個數字。
今年即將27歲的我,和別人的27歲是兩個樣子。
有些人已經是人妻;有的人初為人母;有的人孩子已經上了小學。

而我才剛剛遇見了A。
就像網絡上一些心靈雞湯所說的,每個人有自己的時間軸。
在屬於自己的時間點上,經歷自己該經歷的,一件都沒辦法快進。

而我還是很高興,27歲的我雖說還沒組織自己的家庭。
但我有屬於自己的事業,找到自己擅長的事,生活上雖有小插曲但還算平安。
而選擇了不同道路的我也收穫了和別人不同的成長與經歷。

只能說,每個選擇都沒有對錯,只能盡量做到不後悔。

「三十而已,未來可期。」
我在採訪的文章末段,寫下了這句話。
其實並不為什麼,而是想告訴在看這篇文章的你一些事。

你或許會遇到大環境和社會所給予的壓力和標準。
但其實你自己心底也很清楚,這年代早已摒棄了一些不合時宜的規矩與角色。
真正綑綁著你的,是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三十歲的時候會是什麼模樣,但我想和現在也不會相差太遠。
外貌或許會有些許的變化,但我更期待的是精神和心智上的變化。
還有那顆永遠不該衰老的好奇心。
希望你一直都在。

三十而已,你又害怕些什麼呢?
集美們,the night is still young.



 

孟冬。

| on
9:03 AM

喜極而泣。

我在看見愛情最壞樣子的時候,完成了一部作品。
沒有一次對著電腦敲打的時候,不是含著淚的。
每一句句子,每一個段落,每一回章節。
背後都是掏心掏肺的。

我創造下了孟冬這個角色。
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也是我僅有的26年多歷年的轉換。
她有著我對生命的認知,也有著我對人生的懵懂。

是不是悲傷的?我不確定。
但是不是釋懷?我想是一部分的。

我從沒提及過關於作品的任何部分。
畢竟作品的完成並不代表我心理狀態的成熟度。
我沒準備好讓別人透過作品認識我,也沒準備好把人生的部分展示於人前。

在寫這部作品的過程裡,我經歷著對感情最迷惘的時刻。
後部分的故事創作更可以感受得到我當下的情緒。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對於作品的完成度抱持著遲疑的態度。

說實話,從作品完成到今天,已經快有一年。
這一年的時間裡,我沒有勇氣再打開它。
它一直存檔在我的電腦裡,卻也一直被我選擇性遺忘在角落裡。

寫完的時候,哭了好久。
我把所有的所有都轉換成了文字,寄託了。
那一刻,我很感激自己有這個能力。
有能寄情於文字的能力。

愛情最糟糕的樣子,我想每個人的定義都不同。
而我定義的方式,大概就是承認自己再也不想回到那段從前。
誠如《三十而已》的鐘曉芹所說的那樣:
有一種感情,從今往後的每一天都可以預見,那就是越過越糟心。

而最令我無力的,是無論怎麼努力和用心,換來的都是早已預見的結局。
只是那時候的我,以為自己可以抵抗住那樣的注定。
當時的我不明白,把努力用在錯的人身上,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但即使再糟心,也永遠不會忘了感激。
有些事情總要拎得清,不能絕對的感情用事。
我所得到、所學到、所看到的是這輩子唯有一次的經歷。
或許代價很高,摔得很痛,但我仍舊感激著。

我是這麼想的。
或許在別人眼裡,是我創造了孟冬這個角色。
可於我而言,是孟冬選擇走進我的生命。
引領著我的手,寫出她的故事。

而我,何其幸運。






日常。

| on
8:16 AM

日常。

每天早上化完妝對著鏡子臭美的,大概不止我一個吧。
最近合作了一個挺有趣的邀稿,才想起自己也很久沒有寫點東西了。
生活裡的靈感不少,但就是缺了一些提筆的勁。

也或許是覺得自己應該更加謹言慎行,畢竟載著無邊無際的網絡裡,很多東西是很容易被扭曲的。

認識了一些很可愛有趣的人,也跟不少老朋友聊了會兒天。
我特別欣賞身邊的女孩們,幾乎每個對自己的生活都有一定的要求,那是不容易的。

為何不容易?
因為那代表了某種程度上對自己的認知和了解。
知道自己該對什麼有要求,即使一些要求是不符合社會要求,卻也依然無懼那些帶著批判的眼光。
大方的分享自己所喜愛的;大膽的追求心之所向的。
這樣的人,無論男女,都是特別棒的人。

你呢?對自己的生活有著怎樣的要求呢?
還是依舊在摸索的階段?
摸索是好的,至少願意去摸索那便是好的。
總好過待在生活原本的框架裡,變得一點好奇心也沒有。

那使人容易失去靈魂。
也使人容易老去。

但老去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身體還未老去,心和腦袋卻早已不再年輕吧。

2020,我的行动管制。

| on
10:13 PM
《武汉封城日记》郭晶

不在家几天的日子,好几本网络订购的书寄到了家里。
A帮我收了这些书,其中我最期待的大概就是这本了。
与其说最期待,倒不如说是一本最符合当下生活情况的书吧。

郭晶的这本书,有点似《安妮日记》。
它的的确确就是一本公开的日记,里面没有太多冗长的叙述,更多的是郭晶每日对生活的观察。
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底层劳工生活保障的问题;条例变动的不明确性等等。
写出了在武汉封城这段时间里,最直接的感受。
而从不写日记的她,在封城的这段时间开始了新的习惯。
我很赞同她开始做这件事的动机,总要每天固定做一件事,拿回对生活的「控制感」。

「把日记公开,同时也是暴露了一定的自我脆弱。」郭晶写道。
这是的,跟写部落格有那么一些相似。
从文字里,你可粗略看到部分的我,了解部分的我。
可同时,那或许是我们选择愿意暴露的部分。

这本书,也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封城故事。

马来西亚宣布第一阶段的行动管制的时候,我人在新山的家。
出于对所有状况和消息来源的不定性,我只得按兵不动,没有回到BP。
而当时,政府也确实不鼓励大家回乡,尽量避免更多的感染。

而我跟A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共同生活了两个月。
一间公寓,两个成人,二十四个小时的同居生活。

「这大概也是对我们的考验吧。」我心底想。
一个人最真实的样子,往往不是交往的时间多长,而是生活里暴露出来的那些习惯。
而有趣的是,我们之间似乎不存在所谓的磨合期。
整个行动管制长达两个月,也没有发生过争执。
这确实令我万分惊讶。

地瓜粥 / 番茄炒蛋 / 羊角豆 - A做的早餐

早餐总是A做,而我负责晚餐。
偶尔下午两人会分一碗面,或一些小零嘴什么的。
而早餐之后就是阅读时间,然后就各做各事。
我在傍晚的时候总会跟朋友一起连线运动,流流汗的同时也可以互相更新彼此的封锁生活。
而后就是做晚餐,然后每晚看一到两集电视剧。

这样固定的日常,让我的封锁生活并没有过多的焦躁情绪。
说实话,反而有点喜欢。
过去旅行长达一年的我,如今第一次那么长时间呆在家中。
多了很多时间去思考,去重新适应和建立新的日常。

但我终究还是一个呆不住的人。
每次买菜大多都是我主动请缨,带上布袋和环保袋快快乐乐出门去。
即使是一小时,那也是难能可贵的是me time。

买菜时间 / 啤酒是A的

爱上做饭,也爱上多认识食材。
脑子转动的不止是接下来的三餐,还有学习新菜色的雀跃。
就是这些生活里主动寻找的乐趣,让我度过了整个行动管制。

虽说我们生活在一起,但几乎每晚睡前都能聊很久。
比如刚看完的书、电视剧里的剧情、A新上的网课、疫情的发展等等。
而我也认识了不同面的A。

行动管制多少天,他就上了多少天的线上课程。
这是我最佩服的地方,毅力与专心。
A沉醉在这难得可以专心学习和自我提升的日子里。
只有我这个野孩子天天算着下次买菜的时候。

放自己煮的照片,避免所有纠纷。

当然,这期间身边也有不少朋友将原本的生意发展成网卖。
而也因为这样,我得以被大家眷顾收到了好多好多好吃的。
(这大概成了我天天运动但也没多瘦的原因吧呵呵
尝试拍了很多食物的照片,也如实写上了对食物的个人评价,大家口味不同嘛。

想把更多好吃的推荐给大家,同时也明白每个人在这种疫情时候都不容易。
有些也自己付费支持,毕竟好的东西都值得被肯定。
拍照的时候也很认真,并不会因为是免费的或怎样而随便。

痞子雙

虽然真的很想念旅行的时候,但更多的是希望全球疫情都赶紧好起来。
但这次的行动管制我也学习了很多新的东西,该吃吃该喝喝,日子过得挺好。

买了新的Bruno锅,和A一起玩。
看完了一部长达6季的美剧。
看完了几本书。
上了一些网课。
谈了不少工作。
学习了新菜色。
天天连线运动。
进行了一次Zoom视频拍摄。
推出了一个公益活动和平台。
破例进行了人生第一次直播。
以合作角色发布了两段音频。

这场疫情,让我们都有了共同的生活起点——封锁。
你呢,一切都安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