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

| on
6:59 AM

欧。

或許是不曾想過會在深夜接獲你的電話。
手機屏幕上顯示的國家區號,是陌生的。
你在世界的另一頭,捎來了少有的問候。

「睡了嗎?」是熟悉的聲音,可這不習慣的舉動讓我一時沒反應過來。
「是誰?」我問,腦海思索著無限的可能,一直到你的臉龐浮現。

「啊,是你。」這好聽的聲音還會有誰呢?
電話那頭是你略帶抱歉和尷尬的笑聲,彷彿深怕自己打擾了我的夜晚。

可親愛的老朋友,你卻不曉得能接到你的電話我是多麼欣慰。
你鮮少示弱,這麼多年來,你那永遠紳士的溫柔卻又像是拉開了一些距離。

好像總有一層隔閡,夾在這十幾年的情誼裡。
是十幾年吧?是吧。

十六歲那年認識你,回首過去,的確已過了十年。
從年少無知的單純,到如今當初的少年已有了許多心事。
埋得很深,藏得有些疼。

你看似選擇了一條不同於別人的道路,但我們都知道那其實是宿命。
你別無選擇。

這個選擇讓當你的你以為我們都無法理解和體諒。
你把我們推開,拒在你世界的門外。
用你溫柔,紳士的方式。

好像間中有那麼些年失去了你,好像又在這幾年找到了你。
我們都更成熟了,在遊走了世界一圈之後,有了更廣闊的世界觀。
那些你曾經找不到人體諒的宿命,我卻懵懵懂懂之間明白了。
或許是因為這樣,這段關係才能失而復得,而我並沒有失去你。

你說,總能在我的文章裡找到慰藉。
但你卻不知道,因為你我才知曉這世間能有如此溫柔之人。
你所給予別人的包容總是沒有留一些些給自己。
徒留的,盡是不該屬於你的委屈。

你說,你學會了怎麼更愛自己,在這些年的跌跌撞撞裡。
而你卻不知道,之所以你能在我文章裡找到慰藉,或許也因為我過得不容易。
可傲慢和倔強,哪一點能讓我選擇示弱呢?
並沒有吧。

所以那或許不是慰藉,而是共鳴啊。

那通電話,我們聊了一個多小時吧?
你說已經不知道該把電話撥給誰,似乎在自己最糟糕的時候,你也不想「麻煩」別人。
可那怎麼會是麻煩呢?

我們都需要一雙手,抓住自己。
在墜落深淵的時候。
你選擇了「麻煩」我,而我也選擇騰出了雙手,接住你這個「麻煩」。
快樂,並且自願地接著。

我們都長大了,也更成熟了。
在那些見與不見的日子裡,悄悄地成為了一個大人。
可內心裡,總是把你記掛成那個只有十六歲的少年。

或許是青春太快樂,年少太匆匆。

少年,
不管你身在何方,我永遠是你能「麻煩」那個我。
而我希望,你能由衷地快樂。

Be First to Post Comment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