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上的瑣碎(一)

| on
6:40 AM
 工作 · 状态

零零乱乱的思绪,是最近生活的狀態。
無數次想法閃過腦海,卻好似也不足以構成一篇什麼。
但既然想寫一些什麼,那不如就無所謂地寫一些生活吧。

最近想通和困擾的無非都是一些生活上的瑣事。
「勇敢」地做了一些決定;「勇敢」地接納了一些突破;「勇敢」地接受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過程不如我自己想像中的果敢,但也相信一些事情總需要時間這把推手。

緣分不到,萬事難成。
有些事情,早幾年做,或許效果還不如現在的一半。

狂?
是,我一向如此不是嗎。

其實挺喜歡部分狀態的自己,人最開心的莫過於可以讓自己喜歡的部份閃閃發亮。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平等的機會,做自己想做的事。
即使再喜歡的事,也會有熱忱被消磨的時候。

人非聖賢,何況是面對日復一日,容易失去自我的生活。

看了一半的新書,擱在床邊,那本來是花不了幾天的書。
寫了又寫的blog,擱在草稿裡,那本來是應該整理自己的方式。
整理了一半的行李,擱在衣服堆裏,遠行前的老毛病。

似乎所有事情都被放在「一半」的狀態。
不是不想做完,可是心靜不下來。
天馬行空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樣急於探索的過程,或許也是每個人某些深夜的寫照。

對,就是沒事都愛想一些有的沒的,然後搞得像個哲學家般探索生命的意義。
可如果甘於平凡,懂得平淡,那還會不會有那麼多的想不通。

不甘這種心態,好像無可奈何的只能讓歲月來磨平。
沒有大智慧,只好從生活裡不斷摸索,直到找到屬於自己心靜下來的方法。

以前老抗拒別人真的知道我在想些什麼,我的生活狀態是怎麼樣的。
即使有那麼多你陪著看我的文字,可總好像也是有些距離。
用文字製造出來的「安全距離」。

練習打開一部分的自己,讓人能夠探索你的想法,是件挺恐怖的事。
可矛盾的是,這又是我建立自己的方式,哈。

這次沒什麼關於你們想看的故事,純粹想寫一寫生活上的瑣碎。
今晚或許沒有撫平你心靈的故事,但還是有一段文字陪你面對生活上的瑣碎。

你不是一個人啊。

願這快到不行的世界,還有一些願意耐著性子看文自己的你。
夜深了,你還在想些什麼,該睡了。

晚安。

走吧。

| on
1:25 AM
背 · 擔

「所以打算怎么办?」她問。
「没怎么办,做自己想做的事。」他答。

「人在社会里,本来就是很难真的能自由,真的能隨心所欲,既然決定了的事,那不如就瀟灑點。」她說。
「嗯,不想被這份責任感繼續綁架,你盡心盡力地做好本分,卻不是所有人能理解。」他答。

他知道自己一向心高氣傲,但凡有點才氣的人難免都這樣。
但成長的過程中,他經常不覺得自己有什麼才華,畢竟比起唱歌跳舞那些可以隨時展示的才華,他寫得一首好詩又算什麼,能拿來表演嗎?不能。

所以他隱忍。
極力地不搶風頭,不露光芒。
可隨著年齡的增長,歲月中的歷練在他身上留下更大的吸引力。
人群中,即使極力避免,他卻還是其中一顆閃耀的星。

光芒,是擋不住的。
是金子,總會發亮。

他開始明白自己的價值;開始更渴望了解自己;開始想把事情做得更出色。
可多少雙眼睛總是盯著他,讓他極力壓抑自己真實的能力。

這一方天地,留不住他。
他的不羈,始終只能留給遠方。

在一個不夠大的城市,總是不足以容下更多的競爭。
似乎所有的人都沒辦法接受所謂的良性競爭。
更多的,是只想在原地踏步的人。

因為目前的舒適圈太舒適,而離不開。
所以用盡一切,想把比所謂「更優秀」的人排除。
而非將這樣的情境視為一種進步的動力。

「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只有興趣能真的讓你包容和忍耐路上遇到的所有困難;為了責任而繼續的事,只有不快樂地妥協和遷就,那是種不是能長久的方式。」她勸。

「好。」他説,一個字,道出了所有的勇氣。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