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的九月和29。

| on
8:37 AM



往年九月都是自己的生日月份。
今年九月卻顯得格外忙碌。
生日、女兒的週歲、兩場婚禮。
就這樣匆匆的結束了二字頭的最後一年,明年便要邁入而立之年。

我試著在身上尋找老化的痕跡。
他們說,人過了25,便處處可見歲月的痕跡。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我似乎沒找到特別明顯的痕跡。

眼角好像多了一些細紋,但我不確定那是因為愛笑還是因為歲月。
眼底的烏青不確定是因為長期使用電子產品,還是也是因為歲月。
睡眠在寶寶來到的這一年似乎變得支離破碎,但也就此見證了人的極限。
臉上皮膚在懷孕那十個月因為吐得過猛而變得乾癟,不是因為歲月吧?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悄然無息地注意到歲月的痕跡。
抑或,現在進行的一切其實就是。
畢竟,是悄然無息的啊。

比起看得見的外貌,更多的变化似乎在那些看不見的內裡。
有了家,內心似乎更安定了。
也不是說只有結婚才能讓人安定,我想是我找到了一個能撫平我焦慮的人。
遇到A以前,人總是像浮萍,是顆漂浮型植物。
可現在不同,有他,有家,有女兒。
內心裡有一股更加堅、平靜、安定的力量。

睡眠也似乎不似以前那般輕。
驚醒總在惡夢與現實之間,那些熟悉又令人恐懼的敲打聲,總在午夜夢迴時分令我窒息。
現如今即使半夜醒來,看到他們沈睡的臉龐,也能輕易安心找回到夢鄉的那條路。

或許生活和時間因家庭和女兒而變得零碎繁瑣,但內心的力量和安定卻是前所未有的。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人們說的老了的緣故?
但我想不是的,畢竟身分轉變的也大有人在。
我只不過是僥倖了些。

把九月忙完,轉眼這一年就只剩下三個月。
好像陸續開始聽見有人已在為新年伊始做準備、規劃。

而立之年,我想做什麼,我們想做什麼,還要不要有個小孩。
但這些想法,它好像沒辦法變成一條直線,而是在中間不斷出現逗點,遠看就像是一條蜿蜒的蚯蚓。
而我總在做飯的時候,在煙火氣息中,雲裡霧裡的拼湊著思緒,但老被打斷。
有時候,是被女兒突如其來的抱大腿打斷。
有時候,是被工作的信息打斷。
有時候,是被其他話題打斷。

一道菜裡,不只是柴米油鹽,還加了我的思路為佐料。
鍋起鏟落,一盤葷菜冒著誘人的油星兒與香氣。

他們說,這色香味具。
可我吃起來,總是多一味兒,是五味雜成。

這大抵就是少女與少婦做飯的區別吧。
哈。

也不確定我寫了些什麼,工作以外的文章我幾乎都沒有草稿,總是一氣呵成,所以不成文章也是有的。
只是更新的速度慢了,文章少了,腦中的文字好像退化了。
覺得這樣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一路相伴的你。
所以呀,得要執起筆,繼續寫啊。

晚安。
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