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天。

| on
5:49 AM
失。焦

「我在哪兒。」
晨間醒來時,偶爾會迸出這樣的問題。
總需要幾秒鐘的時間,來提醒自己所在的位置。
每月來回打包的行李,已算不清次數。
不過這兩個月終究是比較緩了下來。

第三十四天。

還在觀察身體的反應。
以前總以為那些副作用是可以因人而異的。
現如今看來,因為很多不確定的因素而造成的心理壓力是真的存在的。

算著日期,估摸著反應。
習慣了將近十年的生理規律消失在一顆顆白色丸子裡。
還是無法確定到底是怎樣的狀況。
皆因這樣的捉摸不定。
所以煩躁,所以焦慮。

誰又想讓人覺得自己跟個定時炸彈一樣。
理智消失於情緒之間,只剩下難以理解的摩擦。
可偏偏這種恐慌並非人人所能理解。
說再多的解釋,又有何用。

你又不是我。

當初之所以不想繼續的原因很簡單。
因為明白整個過程是很難被人理解的。

「我會體諒的。」
這種廢話聽過大概不下百次吧?
但隨著日子在往前,人的記憶也是有限的。
總會忘了當初的信誓旦旦。
然後就剩下了更多的沈默。
到後來,好像我也忘了其實自己最開始只想在意的只有自己。

我只想要開開心心的度過這些日子。

不說了。
該飛了。



安好。

| on
7:24 AM
安好。

在哪儿?不重要。
一切平安便好。

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無所謂。
一切順心便難得。

退出了所謂的網絡世界,但卻割捨不下這裡。
一個可以讓我留下隻字片語的地方。
一個承載了我如此多想法與成長的地方。

然而浮世中,又有多少人真的察覺你的去留。
是吧。

實在厭倦雕樓藻繪的那些。
越是要顯露越是顯得空洞吧。
習慣了精簡扼要的寫法。
簡簡單單的豈不更好。

休生養息。

雖早有準備,但在去了一趟醫院之後,生活似乎又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說是變,卻也只能不變應萬變啊。
方驚覺過去日子情緒上造成了自己多大的抑鬱。
最後「惡化」二字成了整個病情的結局。

只好暫別,只好休養。

過去的一年多的時間,發生了許多不在控制以內的事。
實在承載了許多不必要的荒唐指責。
許多站在道德高點的人給的批判我都一一銘記。
那樣推動強大的動力,很是受用。

人。

活在這世上,每一處都是戲。
只是演給誰看而已。
而那些被「自我」綑綁的戲更是精彩絕倫。

再見之時,涅槃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