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也讀過我的文字。

| on
7:12 AM

擦肩  · 而过

「找一个和你一样的人呀。」
A的語氣是如此地篤定,彷彿這個人就存在似的。

「那我是什麼樣的人。」
我笑了,但還是想得到一個答案。
一段形容。
一些什麼。

「我看你啊,就當一個新時代的三毛好了。」
A打趣,但我知道有認真的成分。

「那我的荷西呢?」
沒想過是這樣的答案。
啊,原來我給人的印象是如此的啊。

沒有三毛的才情;沒有三毛的瀟灑;沒有三毛的不羈。
更沒有三毛的荷西。
更不想要有荷西。

不是沒有遇過有一樣靈魂的人。
可綁不住啊。
跟自己一樣,天生的好奇心。
不把這世界翻過來,彷彿就不能甘心落入世俗。

我的荷西,願這輩子你都不會來到我的生命裡。
不讓這凡塵多一滴眼淚。
不讓這世俗多一齣悲劇。

「我覺得你對自己太嚴厲了,不對,是太挑剔。」
語音信息裡,是L久違的聲音。
本來不是說著公事的嗎?

L說了一段,而我卻無反駁的意願。

「我是對自己很挑剔,但你知道為什麼的。」
人生中的有些課,要花很長的時間去學習。
有些事情,憑著表面,誰也看不見你底下的努力。

和這張臉蛋一樣。
是福,也是禍。

自我 · 疑惑

「我懷疑自己,否定自己。」
側著身,對著你說。

「為什麼。」
你問,不解。

「好像突然失去了一個能力,好像覺得自己其實並不擁有這個能力,我失去了寫的能力。」
有些話,藏在心裡已久。

「你只不過是借工作的忙碌,讓自己不去面對那段需要你去圓滿的故事。」
你不是一個很多話表達的人,可我知道這段話很對。

「對,我就是不想面對,看了很多遍我還是不知道自己寫了什麼。」
心裡是無力,但也知道有些事沒有退路。

不想被這世俗的套路深深抓著。
在這一年的時間裡,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自我認知的過程裡,多了更多的迷惘與篤定。
讓我不得不驚覺,原來生活中許多矛盾是並存的。

我把後路斬斷了。
在為數不多的時間與資金裡,我只能奮力一搏,沒有選擇。
而我知道,有些時候沒有選擇就是最好的選擇。

為什麼懷疑?
為什麼否定?

或許只是不想面對下一個階段的自己。
有些上半生,積累了足夠的故事,我們就該往前。
面對更成熟的自己,擁抱更完整的自己。

並且清楚地知道,有時後,完整是需要支離破碎去成就的。

這一夜,我坐在一個只有17度的小鎮。
雨淅淅瀝瀝地下著,身上的外套卻不足以暖和自己。

落腳在東南亞的一個小小的角落。
手指敲打著鍵盤,心裏卻想著與世界為敵。

怕嗎?
不怕。

如果你耐心看完了這篇,並且不介意讓我知道你讀過我的文字。
留下隻言片語吧。






第五十六天:和H的旅程。

| on
2:14 AM

心 · 大

一转眼,第五十六天。
这个月或许也因为心情的转变而好转了许多。
再也不被那些副作用左右了情緒。

人人都問我怎麼了。
但隻言片語的,又怎能說清。

「太貼心是很累的。像我,就什麼都懶。」
這話從摯友H嘴裡說出。
那一晚,我倆在房內,她邊替我按著膽經邊說的。

「我知道,但有些事天生的,只能學著說不。」
一邊唉呀呀的叫,一邊回嘴。

其實何嘗不是呢。
我們對彼此的不同都非常有認知,知道彼此都不是相同路線的人。
但從小認識並且一起成長到現在,還有什麼是對方不知道的呢。
一路看著彼此的變化,回想起小時候,不知道有什麼是我們悄悄錯過的呢。

或許是我變得能夠控制自己的感性了。
或許是H變得可以慢慢漠視不重要的人和事了。

但至少,我們沒變。
我們還是我們。

這大概是我們這些日子來獨處最長的時間。
H在身邊的日子是踏實的,是實在的。
她這人就不會過多的矯情,也沒有過多的情緒。

她隨意,我決定。
一路下來,不少好玩新鮮的事情,都碰上了。
也認識了新朋友,也一起去了新的地方。
連最不願意的碰瓷,被警察拍手機也膽戰心驚地度過了。

這些日子也不知怎麼地,就喜歡錄一錄一些小影片。
「我怕以後忘記,你看這些老了都可以回味啊。」
H不喜鏡頭,但卻經常被我逼著上鏡。

其實也不為什麼,就想好好記得我們的年輕。

「我覺得我就是一個很奇怪的人,很多觀念就和其他人不同,所以就不想解釋,就是懶得解釋。」
H很犟,可是卻有一顆很善良的心。

她長期茹素,也甚少吃晚餐。
早睡早起,往往都在床的另一頭等我起床。
這樣不同的習慣應該讓我們在旅途上該有不少麻煩,但其實什麼都沒有。
或許是久了的默契,或許是都無所謂的人。

每個人有不同的生活信仰。

「我就做不到吃全素了。」
對H這樣不被誘惑的心境,我是打從心底佩服的。
我做不到。

「我是不想老了後悔啊。」
H說,這答案很寫實。
人人都想得到胡喝海吃的後果,但又有誰做得到這樣經得住誘惑呢。
是有的,但很少。

H要回去了。
要去到社會了過她規律的生活了。
而我呢,繼續浪。
在東南亞這偏遠沒大熱天的地方裡,繼續浪。

H,期待你的文字。
P,會寫你的,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