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 on
2:38 AM

2020。罩

用一个「罩」字概括一年大概是特別貼切的。
不管是大環境還是個人的生活,大家的2020似乎都被疫情籠罩著。
而我的2020呢?除了真的很久沒有出國以外,都尚且安好。

回顧這一年,因為疫情的影響,看似很多生活裡的東西都被打亂了順序,但其實不然。
事業上因為疫情而有了很多新的突破和嘗試,大概是因為自己所處的行業環境吧。

這一年因為工作而少了許多沈澱些文章的機會。
每天庸庸碌碌,被日常瑣事塞滿的時間,緊湊得讓腦袋不得閒。
好像在取得一些東西的時候,似乎也得摒棄一些什麼。

可那時我熱愛的部分啊。

遇見很多貴人,有了更多的合作;遇見不少奧客,常讓我半夜輾轉難眠。
但不论好的壞的,都是我磨礪的機會。

但最重要的,是在2019那一年學會放下一些執著,進而才能在2020年更加明白什麼是愛自己。
尤其是在感情裡,學會怎麼結束一些事情。
以前對於愛自己三個字,更多傾向於概念上的理解。
但在經歷過2019和2020之後,才有了更深層的了解。
切膚之痛之後,方能有所領悟。

而A在生活裡的出現,更像是最好的解藥。
謝謝你帶著耐心、包容和好脾氣來遇見現在的我。
或許不是這個時間點,我們都沒辦法開花結果。
在你身上,我看見堅持和努力如何讓一個人的生活更好。
你不斷前行且自我學習的態度,是我最應該看齊的。
在感情裡,謝謝你的陪伴,撫平連我自己都後知後覺的傷害。

上半輩子都在追求愛,卻在愛裡迷失。
以愛之名去寫,卻終究只是不斷在現實裡錯付。
到最後甚至質疑自己到底值不值得,是否此生不會遇見,也不會懂得愛。

但幸好,經歷了最壞之後,最好終於到了。
不晚不早,一切剛好。

之所以那麼大篇幅的寫情感,是因為我知道這個部分於我而言是很重要的。
不僅是塑造了部分的我,也是文字靈感的來源。

每個人所追求的都不同,有的人追求看得見的數字和金錢。
有的人則追求精神層面上的滿足。
而有的人對藝術則有無盡的偏執。

而我知道自己,一直都在那灰色地帶。
可我也知道,是後天的經歷讓我走入這灰色地帶。
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總是拉扯不斷。
不能放任天性徹底浪漫,就只能現在現實中讓理性把數字賺好賺滿。

俗,卻通透。

我期待歲月,也期待經歷。
只有它們能讓文字和心境沈澱出更深層的味道。

2021,或許還是免不了得把重心放在事業上。
但我希望能有更多的空間能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
這一年,也會有更多不同的挑戰,有機會回到離開已久的行業。

而「相信」兩個字,將會是最好的信念。
雖說忙碌,但最終只為更好的自己。

小結:
第一次IG直播,很努力在鏡頭前說話的心理障礙。
第一次線上分享會,跟大家分享在職場上的一些小經驗,前後真的練習了好幾次。
學會了很多新菜色,關在家的那些日子也沒有什麼理由不進廚房。
拍了一些小視頻,本來對影片完全無法的我終於嘗試。
看完了十幾本書,沒有達到預設的三十本。
接了更多業配,很努力地想跟大家分享更多我喜歡的東西,嘗試不同內容。
公司業績比我想像中突破更多,抓住也失去了一些機會。
不能出國旅遊,但卻和A去了很棒的島。
Dousnack問世,並不單只是存在於想象中的一個品牌和產品。
在運動上,多了更多的嘗試,發現自己的耐心和意志力總是在互相衝突。

2021,平安快樂。

 

少年。

| on
6:59 AM

欧。

或許是不曾想過會在深夜接獲你的電話。
手機屏幕上顯示的國家區號,是陌生的。
你在世界的另一頭,捎來了少有的問候。

「睡了嗎?」是熟悉的聲音,可這不習慣的舉動讓我一時沒反應過來。
「是誰?」我問,腦海思索著無限的可能,一直到你的臉龐浮現。

「啊,是你。」這好聽的聲音還會有誰呢?
電話那頭是你略帶抱歉和尷尬的笑聲,彷彿深怕自己打擾了我的夜晚。

可親愛的老朋友,你卻不曉得能接到你的電話我是多麼欣慰。
你鮮少示弱,這麼多年來,你那永遠紳士的溫柔卻又像是拉開了一些距離。

好像總有一層隔閡,夾在這十幾年的情誼裡。
是十幾年吧?是吧。

十六歲那年認識你,回首過去,的確已過了十年。
從年少無知的單純,到如今當初的少年已有了許多心事。
埋得很深,藏得有些疼。

你看似選擇了一條不同於別人的道路,但我們都知道那其實是宿命。
你別無選擇。

這個選擇讓當你的你以為我們都無法理解和體諒。
你把我們推開,拒在你世界的門外。
用你溫柔,紳士的方式。

好像間中有那麼些年失去了你,好像又在這幾年找到了你。
我們都更成熟了,在遊走了世界一圈之後,有了更廣闊的世界觀。
那些你曾經找不到人體諒的宿命,我卻懵懵懂懂之間明白了。
或許是因為這樣,這段關係才能失而復得,而我並沒有失去你。

你說,總能在我的文章裡找到慰藉。
但你卻不知道,因為你我才知曉這世間能有如此溫柔之人。
你所給予別人的包容總是沒有留一些些給自己。
徒留的,盡是不該屬於你的委屈。

你說,你學會了怎麼更愛自己,在這些年的跌跌撞撞裡。
而你卻不知道,之所以你能在我文章裡找到慰藉,或許也因為我過得不容易。
可傲慢和倔強,哪一點能讓我選擇示弱呢?
並沒有吧。

所以那或許不是慰藉,而是共鳴啊。

那通電話,我們聊了一個多小時吧?
你說已經不知道該把電話撥給誰,似乎在自己最糟糕的時候,你也不想「麻煩」別人。
可那怎麼會是麻煩呢?

我們都需要一雙手,抓住自己。
在墜落深淵的時候。
你選擇了「麻煩」我,而我也選擇騰出了雙手,接住你這個「麻煩」。
快樂,並且自願地接著。

我們都長大了,也更成熟了。
在那些見與不見的日子裡,悄悄地成為了一個大人。
可內心裡,總是把你記掛成那個只有十六歲的少年。

或許是青春太快樂,年少太匆匆。

少年,
不管你身在何方,我永遠是你能「麻煩」那個我。
而我希望,你能由衷地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