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天,我的白色小丸子。

| on
1:35 AM
汪洋 · 大海

「138...139...140」默默對著日曆,數著。

啊,原來已經是第一百四十天了。
把一顆顆的白色小丸子吞進肚子裡的日子,已經過了一百四十天了。
白色的藥丸很小,小的有時候不需要水,也能輕易的吞下。
就因為是如此的小,所以經常忘了要準時吃藥。

「慘,又忘了吃藥。」
有時候到了晚上才想起,中午該吃的白色小丸子被遺忘了。
總是急慌慌地從包裡把藥翻出來,再匆忙忙地把藥吞下。

安心。
好像吞下了,就不會有事。

「啊,今天忘了帶藥出來。」
在路上的時候,總是因為換包包而忘了帶藥。
心總會咯噔一下,落了一拍的感覺。

「唉。」
也常因為忘了吃藥帶藥而對自己嘆氣。
罵自己的忘性,自己和自己生氣。

生理上的病或許有藥可吃。
但我這無休無止的糊塗病呢?

不是悲天憫人,亦非自怨自艾。
寫下這些,無非是想記錄自己吃藥的這些日子。

畢竟,人生沒有多少勇敢的機會。

是,在140天前的那段時間,我曾因為確診而崩潰大哭。
但在這140天裡,沒有一天我不為自己有藥吃而感到慶幸。
這或許是一場長期抗戰,但卻比什麼希望都沒有來得好。

回首才發現,這白色小丸子可真是陪我走過不少日子。
這些閉關起來的日子,一步一步學會怎麼調整自己的過程裡,他都在。
他安定了我的心,給了我不少希望。

再吃一段日子,就要跟白色小丸子暫別。
那種離了他的安全感,或許又要另外花一段時間來適應了。

「是藥三分毒。」
心中總想起這番話,所以即使對白色小丸子開始依戀,也要學會放下。
做人無非也這樣,對吧?

會越來越好的。
:)




秋。

| on
10:37 PM
街。

在寫完孟冬的故事之後,終究是進入了一種思緒空窗期。
那一晚的撕心裂肺,恍如隔世。
沒有人會比我更心急地想看到完整和最終版。
可故事有時候就像是人生,永遠沒有最終版。

一直想要用最好的方式譜寫這段故事。
可偏偏我卻很清楚的曉得,永遠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在進入不同的生活階段的時候,往往總會讓人對同樣的事情有不同樣的想法。
不同的領悟;不同的環境;不同的生活。

終究只有不同的心境。
還有不同的文字。

很喜歡現在的生活狀態,即使在別人眼裡看來飄渺不定。
也喜歡選擇沈默的自己,即使在別人看來百口莫辯。

A說得對,我對自己不夠好。
在這個紛擾塵世裡,我彷彿還嫌生活不夠煩擾,硬是要為自己增添些煩惱。
「不要去在意那些人。」
叫我怎麼不去喜歡A的誠懇坦白。
畢竟生活裡,誠實的人太少了啊。
多珍貴。

活到現在白,也明白自己早已不是一張清清白白的白紙了。
在許多不得已的情況下,也說了一些不得已的謊。
誰還不也一樣。
那些善意的,無法面對的,脫口而出的,謊。

可活到現在,從來也沒有見過一個用謊言編織人生的人。
算是大開了眼界吧。
冷眼旁觀,看著他怎麼在自己編織的謊言裡折騰。
為了不往下沉,只好不斷為了圓謊而編謊。
載浮載沉,在自己的謊言中。

秋風颯爽的季節裡,讓一切都隨風而去吧。

這裏白天二十幾度,夜晚十幾度。
不冷不熱,惹人憐愛的溫度。

你哪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