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記。

| on
8:59 AM

九個月了。
身份改變之後的日子霎那間就過了九個月。
好像計算日子的方式變了。
節日什麼的,變得不那麼重要。
「寶寶幾個月了?」突然變成了我計算日子的方式。

這大概是我沒想過的,也挺可愛的方式。
熬過了新生兒的時期,我們來到了相對大家都放鬆上手的日子。
她有了更固定的作息,從出生三個月不到就戒掉的夜奶,熬過了長牙期,竟然也漸漸都一覺到天亮了。
我們得以擁有了較穩定的睡眠,開始能多關心自己一些,重新拎起一些以前的愛好和習慣。

但我的記憶似乎已經建立了一個以寶寶為優先的順序。
時常處於零碎的狀態。
思緒飄散。

而丈夫跟女兒,更加親密了。
這個新手爸爸,看見會笑會哭會看著他喊爸爸的生命體,終於更適應了。
爸爸和媽媽,永遠都是不同的。
我那慢熱的丈夫,終於更習慣父親這個職稱了。

來到九個月,我過了人生的第一個母親節。
女兒恰好已經會叫媽媽了,這一聲媽媽讓母親節再也不只是個節日,而被賦予了意義。

我們和她的互動,有了更多的進展和不同。
她的性格,也更顯突出。
而這個過程,也是一段不斷反思自己教育模式的過程。

「該給她什麼樣的教育?」

看見她丟食物的時候,我陷入了懊惱,不斷尋找適合的模式讓她可以自然而然的中斷這樣的行為,畢竟她正在學習和建立關於「因果關係」的邏輯。
打罵早已過時,勸說對於小小娃兒的用處有限,轉移注意力也並非長久之計。
所以我們不斷嘗試,不斷找到適合彼此的方式,讓她慢慢知道食物不是拿來玩的。

不丟食物了,又到了學會拍手之後經常用力往我臉上拍。
我知道她不會拿捏自己的力度,這樣拍對她而言只是好玩,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打我,但有時候還是會認不住想生氣,畢竟真的是太痛了!
我總不可能以牙還牙,以暴制暴來教她。
(雖然有時候會偷偷輕輕的咬回去一小口哈哈哈
所以當大人真的只能自己轉念,不斷看資料明白她現在所經歷的階段,她的好奇、她的探索。
懂了,自然也能理解,自然也不會過於強求。

還有什麼?
當然就是閱讀習慣。
她有不少的繪本,最初都只有英文。
在讀英文繪本給她的時候,我會要求自己和老公全程都是英語溝通,包括解釋詞彙情境等等,並叫她的英文名字。一開始她似乎不知道自己還有個名字叫Hayley,但久了自然曉得。
後來,朋友送了一些中文繪本,給她說故事的時候我也要求自己盡可能字正腔圓,不要誤人子弟。
以前她不知道繪本是幹嘛的,總是有一股坐不住的感覺。
到現在,一本書能讓我講十遍都還不膩。
我總會選一些繪本擺在她面前,讓她自己拿想讀的給我。
可愛的女兒,經常都會選自己最喜歡的那本,讓我讀了接近十次才願意換另一本。
我既開心她喜歡聽故事,也不禁同情自己一本書讀了不下百次的境遇。

很多習慣都是慢慢養成的。
養育一個孩子是不容易且花心思的。

我們都不是完美父母。
相反,我們的每一天都在學習怎麼當父母。
好在我和丈夫在教養孩子方面,算是很少有意見不合的時候。
多數時候,他都把決定權交給我,然後盡力配合。
有時候會生氣他沒那麼主動,但有時候也慶幸不是兩個都搶著決定的人。

我們也會談及二胎的話題。
但其實這種事情,談論出結果的可能性不大。
再多一些時間,或許我們都會比較清楚生不生二胎。
(當然首先要我先找回懷孕自然產的勇氣謝謝

好啦,就是很雜的雜記。
生活嘛。



父與母,平等嗎?

| on
8:03 AM

父與母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樣的念頭呢?
大概是最因為最近忙到不行,充實到不行的生活吧。
我們帶著禾薴BB展開了為期12天的採訪之旅。

該怎麼說呢?
這12天讓我覺得自己活得很「一半」。
我把自己剖成了兩個人,一個在事業,一個在家庭。
兩邊我都沒有捨棄,但同等的道理,我也無法完全投入。
我把更多的一半放在家庭,在事業上我不想放棄,
卻明顯覺得不似從前,可以擁有完全的自主權,完全的追求。

A比我還忙一百倍吧大概。
我把工作抽出來,更多的投入家庭,這意味著必須有人挑起更多的經濟責任,保證整個家庭的基本需求被滿足。但我們這種新時代的父母,真的會滿足於基本需求而已嗎?
不是的,基本需求於我們而言幾乎近於理所當然四個字。
在我們出生的環境,世界不那麼動盪,溫飽不成問題。
所以我們有了更多的時間去尋求精神上的滿足。
甚至來到了下一代,我們會有把他們教育得更好的觀念。

我常覺得我們之間是不平衡的。
爸爸心裏的100分,在媽媽眼裡或許只是個及格。
但我一直找不出原因,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落差?
我的丈夫,他很好啊,但為什麼來到女兒身上,我們之間會有這樣的落差。

「我還不滿足什麼?」
我感到不耐煩,感到煩躁,因為找不出合理的解釋。
一直到這12天結束。

是因為教育。

懷胎十月,月子一個月,孩子七個月。
於A而言,孩子不過來到這世上七個月。
但於我而言,她已經佔據了我的生命超過一年的時間。
這一年,心理身理上的衝擊、犧牲、歸零、重拾認知、變化是很大很大的。
這不出奇,千百萬年來每個女性都會經歷。

但不同的是什麼?
是教育,是事業。

我們來到了一個相對同等的年代,我們是獨立的個體,再進入父母的角色之前,各自有著自己的事業,我們旗鼓相當,我們在天平的兩端平穩著。
但為什麼當了父母之後,我們就不同了呢?

我對A的期盼,就像是這社會對女性的期盼。
你生完孩子了,那就要好好兼顧家庭和事業。
我才明白我為什麼不忿,因為我一味覺得我們的角色該是一樣的。
我能工作,他也得能工作;我能照顧孩子,那他也必須得要一樣不落。
我能做的,他必須都能。

所以我不理解他對新生命的不理解。
所以我不明白他對孩子沒有天生母性的那般細心。
所以我不懂為什麼做不到。

但其實這樣苛刻的要求,不就是現今社會對女性的要求嗎?

當一個受了教育,享受了不少平等待遇的媽媽,對於另一半的要求自然不再如從前。
我常在想,若有一天我們不在一起生活了,我們各自是否能擔起這個是爸爸也是媽媽的角色。
似乎不無可能啊。
我相信我們都能勝任,代價當然是透支的累。
但真的,是可以的。

但換個角度想,我們的家是平等的。
我從來不會不放心把寶寶獨自交給A。
這一段日子,我們共同學習寶寶的一切。
我們都有賺錢的能力,但我們自然的作出了角色上的選擇。

這篇文章或許寫得有些不通透,也有些支離破碎。
大概也是因為我還在嘗試梳理自己的思緒,嘗試找到我自覺不合理的情緒出口。

「哇,你老公「幫」你看孩子啊,很厲害欸。」
「哇,你老公會換尿布啊,很厲害欸。」
「哇,你老公幫你孩子洗澡啊,很厲害欸。」
諸如此類的話語,其實真的不該再出現了。

生兒育女,除了媽媽哺乳之外,真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兩人該一起分擔的事情。
哺乳、擠奶、親餵,已經是最最最辛苦,最內耗的事情了。
孩子本來就是兩個人所擁有的,這已經不是從前的世界了。

他不是在「幫」我看孩子,他是在看他自己的孩子。

謝謝A,總是很努力很努力的在事業、家庭、婚姻之間把自己擠出來。
爸爸這個頭銜、責任是很重的,但你的擔當是我親身感受。
我們都不容易,沒有誰是容易的。
但謝謝你的願意包容、學習、付出。
我們一直都相信一句話,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
即使她現在和八抓魚一樣難搞,但我們依舊得不斷重拾耐心,讓她在愛裡長大。

不斷摸索的路啊。
我們會一直走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