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冬。

| on
9:03 AM

喜極而泣。

我在看見愛情最壞樣子的時候,完成了一部作品。
沒有一次對著電腦敲打的時候,不是含著淚的。
每一句句子,每一個段落,每一回章節。
背後都是掏心掏肺的。

我創造下了孟冬這個角色。
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也是我僅有的26年多歷年的轉換。
她有著我對生命的認知,也有著我對人生的懵懂。

是不是悲傷的?我不確定。
但是不是釋懷?我想是一部分的。

我從沒提及過關於作品的任何部分。
畢竟作品的完成並不代表我心理狀態的成熟度。
我沒準備好讓別人透過作品認識我,也沒準備好把人生的部分展示於人前。

在寫這部作品的過程裡,我經歷著對感情最迷惘的時刻。
後部分的故事創作更可以感受得到我當下的情緒。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對於作品的完成度抱持著遲疑的態度。

說實話,從作品完成到今天,已經快有一年。
這一年的時間裡,我沒有勇氣再打開它。
它一直存檔在我的電腦裡,卻也一直被我選擇性遺忘在角落裡。

寫完的時候,哭了好久。
我把所有的所有都轉換成了文字,寄託了。
那一刻,我很感激自己有這個能力。
有能寄情於文字的能力。

愛情最糟糕的樣子,我想每個人的定義都不同。
而我定義的方式,大概就是承認自己再也不想回到那段從前。
誠如《三十而已》的鐘曉芹所說的那樣:
有一種感情,從今往後的每一天都可以預見,那就是越過越糟心。

而最令我無力的,是無論怎麼努力和用心,換來的都是早已預見的結局。
只是那時候的我,以為自己可以抵抗住那樣的注定。
當時的我不明白,把努力用在錯的人身上,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但即使再糟心,也永遠不會忘了感激。
有些事情總要拎得清,不能絕對的感情用事。
我所得到、所學到、所看到的是這輩子唯有一次的經歷。
或許代價很高,摔得很痛,但我仍舊感激著。

我是這麼想的。
或許在別人眼裡,是我創造了孟冬這個角色。
可於我而言,是孟冬選擇走進我的生命。
引領著我的手,寫出她的故事。

而我,何其幸運。






Be First to Post Comment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