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新城市。

| on
8:39 AM
2019 · 壹

「還习惯吗?」 他问。
落地一个星期了,轉眼間。

「好吵。」夜半起來,聽見從高樓陽台處傳來的交通喧鬧聲,喃喃自語。
這座城市的交通似乎沒有休息的時候。
跟日夜一樣,輪替著。

迷惘的,總是黎明之際。

那樣的朦朧;那樣的虛無。
彷彿和人生一樣,在一切輪廓清楚之前總是飄渺的。
即使再怎麼努力睜開眼,都只能是輪廓。

只是近黃昏。

天黑地稍早。
總在屋裡的小桌工作之時,黃昏悄悄來臨。
黃橙色的光影打在房間的白牆上,搭上湛藍的床單色,甚是好看。

「像在海邊。」
是啊,好久沒去看海了。

摩天 · 大樓

這座城市出乎我的預料。
貧富懸殊這四個字用在這裡甚是貼切。
在經濟特區,一切彷彿和貧窮沒有一丁點關係。
商場櫥窗陳列的是當季最新的商品,日用品也都是國外進口的上好貨。
窗明几淨,讓人總會有種身在世界大都市的錯覺。

但一橋之隔,卻是赤裸裸的貧民窟。
一間間鐵皮搭起的小屋子,裝載著整戶家庭。
燈光是昏暗的,街道是髒亂的。
孩童上的衣服是不符合年齡的,要嘛太大,要嘛太小。
合身的衣物是不符合環境的,像是一條不成文的遊戲規則。

無意  · 捕抓

坐在車裡,總是能看到不同的人與物。
那些瞬間的畫面總是來不及捕抓,全憑運氣。

就像照片裡的人,身邊是個民警。
小區的人可都是把眼光都落在他身上呢。
可這少年臉上的不羈大概都是十幾歲我們都會有的吧。

明明害怕,卻還要裝著無所謂。
承受著大家投來的異樣眼光與竊竊私語。
多有趣。

「你覺得這樣能走多遠?」你的聲音隨著風,飄進耳裡。
「不知道。能走多遠是多遠吧。」我說,髮絲隨風飛揚起來,彷彿想要飛得很遠卻離不開主人。
「那為什麼敢那麼瘋?」你接著問。
「不知道這是不是瘋,但不都放下一切了嗎。」我笑說,過往的生活不免浮現在眼前。

「那你呢?過去的事情打算放下了嗎?」我問。
「嗯,要放下。」你說。

「好。」

有些人,不擅長道別,終究因為不想當個壞人。
那這樣的過去,真的有必要留著?
不真正切割並展開新的生活,誰又知道重生後的生活不會更加精彩?

那座城市,那些人,那些事。
是不是也隨風飛走了呢。
思緒恍惚,差一點就忘了自己身處何地。

有些事,也不是換了個地兒就能解決。
是吧。












Be First to Post Comment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