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S的一頓居酒屋時光。

| on
3:06 AM

2019,东京。

到東京時,梅花早已開落一地。
約了在菲律賓認識的S,在東京見面。
那麼湊巧,新朋友就在日本工作。

六個小時的飛機,落地的時候是早晨的東京。
滴滴答答的雨,空氣冷冽襲人。

S是個很有趣的韓國人,大我大概10歲的大哥,居然也是處女座。
每次見面都會越聊越起勁,非常過癮。
也是我第一次見過一個人堅持把日記寫了15年的人,一天也沒落下。

同樣愛旅遊的性格,更是讓我們天南地北地聊個不停。
「乾杯!」
為新的友誼乾杯,為同道中人乾杯。

而其實S有一個交往了十年的泰籍女朋友,兩人的遠距離戀愛更是長達了5年以上。
相識相戀於美國求學的時候,畢業之後便開始了遠距離。

「從來沒想過分手嗎?」我驚訝地問道,好奇這一段遠距離如何維持。
同時,也勾勒出了心中那段早已久遠的遠距離。

「沒有。其實我以為我們各自離開美國之後,就會自然而然分手,但結果沒有,一直到了今天。」
S眼裡的堅定,讓我有點茫然。
這世界真的存在這樣的男人,這樣的感情?

「可你也那麼愛跑,到處旅遊,就沒見到過讓你覺得很有吸引力的女生?」
我仍舊不死心地追問。

「有好的女生,但沒有被吸引。我女朋友很好,那種愛是不一樣的,她很大方,很善良,也非常聰明。我們之間很信任彼此。我們每天也會視訊,會聯繫。」
滿滿的愛啊,就算只是含蓄地幾句話,也透出了S對女友的愛。
怎不令人動容?

「可你怎麼能忍受女朋友不在身邊呢?那不是很多事情無法一起分享?」
我的疑問還是止不住。

「可能習慣了。我們一年會見三、四次面,每次一個星期左右,已經習慣了。」
S臉上真的有韓國人一貫含蓄的笑容,真神奇。

幾杯黃湯落肚,那些美好,那些煎熬,通通都好似浮現在了眼前。
是我的那些遠距離。
參雜著S的話,情緒好似在發酵。

再後來,我們還聊到了婚姻,聊到了孩子。
一頓居酒屋的時光,一位知心的朋友。
哪裡還有比這更好的異國時光。

S是很簡單的人,更加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
所以在他身上總不會看見盲目的追求。
踩過的國家比我也多上許多,可你總不會看見他身上那些社會給予的多餘枷鎖。

拍得一手好照片,社交網站卻碰也不碰。
唯一的聯繫方式就是email和電話號碼。

是不是以為這樣的人會看起來很老,甚至食古不化?
但S身上非但看不出接近40歲,還穿得整個韓國oppa一樣,身材也保持的很好。
這點著實讓我欽佩。

載浮載沉。

和S歡愉的交談卻在我心裡落下很多很多的反思。
看見他如此的不被社會架構所束縛,著實通透。
就好像經常有人覺得我非常知道自己要什麼,滿世界的亂跑亂飛,把整個地球都當作是我的遊樂場。
甚至,有人羨慕我,有人說也想過這樣的生活。

可其實誰又何嘗不是在意人家感受的凡夫俗子呢?
對於別人眼光,指指點點,我真的不在意嗎?
是在意的,可也因為懂得在意,承認在意,才能慢慢擺脫枷鎖。

沒有誰的日子是一派風光的。
很多背後,我也有其他人看不見的膠著狀態。

「其實你不懂你自己要什麼。」
這是D對我說的話。
當時我什麼也沒說,只是看著他笑。
對於不懂你的人,又何須多言?

D臉上是勝利的笑容,彷彿覺得他給了對面這個不可一世的女孩,沈痛的一擊。
讓她啞口無言。

「其實你才不懂我到底是誰,我要什麼。」
這是我現在想告訴D的。
多數的時候,只是選擇不多說。
甚至不想去拆穿別人那些不懂裝懂,因為不想讓人不舒服。

但今天,我想告訴你,D。
不是有個符合社會要求的標準大藍圖,才是所謂的知道自己要什麼。
我不追求,甚至不做多餘的渴望。
就是因為知道生活總歸是要回到平凡,接受平凡的。

網絡上給我的一切,是稍縱即逝的。
所以對這一切的態度,我從來不願意上心。

什麼代言,什麼網紅,什麼賺錢。
到最後在別人心中能留下的價值到底是什麼?
卻沒有人可以回答我這個問題。

因為沒有人願意承認。
隨著平台的消失,自己的價值也會消失。

就像沒來過這個世界一樣。
不是嗎。


Be First to Post Comment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