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天之後,帶著故事回來了。

| on
8:56 AM
北京 · 2018

「回家了。」看著飛機降落在機場時,心裡呢喃著。
眼下的風景仿佛既熟悉又遙遠。
隨著時間的流逝,飛機漸漸降落在一座裝載著我的生活、工作、朋友、家人的城市。
說不上是一股怎麼樣的感覺,或許是內心的情緒還沒有消化,總說不出這次回來的感覺。

沒有想回來的感覺;沒有想吃的食物;只有想見的人。

回來後,面對18天沒有人在的屋子,耐著性子收拾了一番。
每一回的收拾,都像是一番回憶。

「該丟了。
然後,寫下了這一篇故事。
一段我在路上聽到的故事;一段我想替他們寫下來的故事。

書寫 · 溫度

「握緊一點。」他說,牽著她的手說道。
「嗯?怎麼了?」轉向身邊同行的她,問道,不解。
「這樣才會感覺到你需要我。」他說。
「有人撒嬌的時候還可以這麼霸氣的嗎?」她沒說出口,但眼尾的笑紋透出了她的快樂和幸福。

稍稍地,捏了捏他的手。

「這樣夠緊了嗎?」她問,滿臉笑意地看著他身邊的酷男孩。
「不夠,還是不夠。」他說,一副好認真的神情。
「可我的手瘦呀,都握得好緊了。」她有點急了,仿佛握得不夠緊就不足以讓他知道她對他的需要。

那是發生在一個地鐵站裡的小故事,也同樣是個初秋。
聽起來,特別真實。

「那麼幸福?」聽著她笑著說這段故事,我不禁也跟著會心一笑。
女孩坐在我的對面,是好久不見的故人。
聽她訴說著生活的改變,這一年來在她生命裡漫不經心出現的他。

「沒想過遇見他,總以為和他這樣的人是不可能的,可還是遇上了,即使過程辛苦了一些。」她說。
咖啡的熱氣緩緩往上飄,咖啡館裡的輕音樂顯得特別適合。

「看起來很喜歡他?」我問,冰涼的手捧著剛點的奶茶在回溫,外面的天氣轉涼了。
「只是不知道平時看起來一切都無所謂的他居然也會想要被覺得需要。」沒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她把眼珠子看向咖啡杯,依舊笑意綿綿。

「怎麼認識的?」我問,稍稍把背後靠向椅背,想坐得舒服些。
「朋友的朋友吧,知道對方很久了,在公共場合見過,但卻一直沒說過話,他看起來好像不太好相處。」她說,目光依舊停在咖啡杯裡,思緒飄向遠方。
「總對他感到好奇,可從來都不見他正眼瞧我一眼,你也知道我性格本來就孤傲,自然也就不主動和他攀談。」她繼續說。
「當然知道,當了那麼多年的美女,還有哪個男人你看得上。」我打趣地說,卻也是事實,這些年來她的故事我都知道。
「是啊,可緣分還是奇妙的,也想不起怎麼開始聊起天,居然還很投機。但最意外的,還是他第一次帶我去的那個海邊。」她說,眼神里暖暖的。

海 · 他們

「海邊?」我問,想聽故事的後續。
「是啊,第一次見面他就帶我去海邊,想來我膽子也大,居然就跟著去了。在那裡,我們聊了很多,可是兩個人居然就像青少年一樣,挨得很近卻還是保持著一股奇妙的距離,仿佛碰到彼此就真的會觸電一樣,想來也挺可愛的,我還以為再也不會在這個年齡感覺到心動了。」她的眼神里,有久違的幸福。

說了很多。
說到後來的相知相愛,他們總有聊不完的話題。
可兩人畢竟都是有過很多經歷的人,她總感覺到他的放不開。
間中更是鬧了不少矛盾,皆因為一些他覺得不足以掛齒的小事。

「是換位思考吧,他的邏輯總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我們也花了好多時間在磨合。一段時間總感覺他想把我推開,說不上為什麼,他對我也沒有不好,可總覺得一切保持得有點距離感,我心裡難過,可總什麼都說不出,總是怕一觸即發,隨時失去。」難得的黯然,閃過她的眼裡。

相像的兩個人,在對方眼裡看見自己。
他們所走過的過去,經歷過的都不是一兩句話能說完的。

「我怕給了那麼多之後,失去你。」他對她說。
「你怕我沒有你過去的那些人那麼愛你,所以一直把我推開嗎?」她問,仿佛察覺到了什麼,惴惴不安。

她不明白,他什麼都想要。
不願放棄不過去,不懂得說不要,之間的信任仿佛如履薄冰,那麼危險。
她明白,或許是自己的不甘示弱讓他感覺不到需要,可她不敢說,她也怕給出了的那顆心會被摔壞,經不起。

「可後來都好起來了對嗎?」我問,杯裡的奶茶剩下一半,咖啡館的鈴鐺響了,是來取外賣的。
「嗯,幸好後來都好起來了。其實誰都不願放棄誰,兩個太聰明的人都想保護自己,可其實我們都騙不過自己心裡最真實的感受,即使理智怎麼強,可難得遇見了又怎麼捨得再錯過。」對著我點點頭,她說。

「也是,不經歷過這些大概大家都不知道心意相通的難得。」感情裡的不容易總是冷暖自知,我同意。

而後,我們又天南地北的聊了好久,杯里的飲料都已喝光,盤子裡的甜點只剩下最後一小口,但我們都知道不會有人吃掉。

「來接你了?」我問,看見她不斷地往窗外看,一個男人的身影佇立在那裡,沖我禮貌地點了點頭。
「是啊,來了。」她說,對著那個身影笑著揮了揮手,示意等一等。

稍微收拾了東西,穿上了一直掛在椅子上的大衣,整理了自己。

「記得你剛問我的問題嗎?臨走前,我們相互擁抱了一會兒,她問道,手裡不忘整理了頭髮。
「什麼問題?」我一時想不起。

「是很愛。」她說,眨了眨眼。




我笑了,看見他們遠走的背影,仿佛明白了什麼。
咖啡廳的鈴鐺又響起來了,順著抬起頭看了一眼。

是你走了進來。

Be First to Post Comment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