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知道。

| on
5:56 AM
敬往事 · 敬無知

「因為不想用眼淚去留住一段感情。」她說,眼裡噙著淚。
回想起這些日子以來的感情,是真實的,是有溫度的。
每一次相擁都是熾烈的,兩個靈魂就像是磁鐵一般地吸引彼此,卻也是具毀滅性的。

「或許,我們太像了。」她說,聲音微顫。
她從沒想過會遇見和她一樣,好奇心如此強烈的人。
在他身上,她總看見自己。
如此聰明;如此心高氣傲;如此不甘平淡;如此不屑世俗的制度。

「我們一起離開這個地方吧。」他說過,她也還記得,一直都記得。
那是一個深夜,兩個人慵懶地在燭光下對話,眼前是這座城市難得的夜景。
「你看,我們可以一起去另一座城市開始新的生活,我們都是不會無聊的人,為什麼要困在眼前這個地方。」他說得生動,眼裡發光,好像在他的天馬行空里,總是沒有不可能的事。

「不是沒曾想過和你走,明知遭人唾罵也願意。」她心裡想的,卻從來沒說出口。
何曾不想拋開一切,可惜這輩子把她綁得最重的就是「責任感」三個字。

後來的日子裡,他們有過無數的快樂。
短短的時間,卻一起踏過無數的地方。
曾經害怕連續幾十天一起生活的日子會把彼此磨光,卻居然也安然無恙。
或許,就是這一段感情里藏著潛在的危機感把他們更加緊緊地綁在一起。

可哪有總是那麼多如意之事。

她終究不傻;而他終究以為自己的聰明可以瞞天過海。
「你們為什麼還聯繫。」她說,語氣極力克制自己,她驕傲,不想像個蠻橫的婆娘一樣質問。
她很努力,很努力地去分析一切的可能性;
很努力,很努力地去盡力換位思考他的角色;
很努力,很努力的保持理智,希望可以好好溝通不傷了彼此的情分。

因為不值得。
可他呢?真的明白嗎。

「你真的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她問。
可其實她什麼都知道,能怪誰?怪她太聰明?怪她總是能從細微末節看出端倪?
還是怪他以為自己太聰明,能把嘴擦乾淨?

「我不喜歡被控制。」他說。
「那你怎麼不自己有點自製能力,到底誰喜歡控制你來讓人討厭。」她心裡想的,卻用沉默來應對。

一次又一次,她還能多客觀;
一次又一次,她還能隱忍多久;
一次又一次,到底何苦。

「那如果還有下次呢?」她問,眼神堅定。
「隨便你處罰,好嗎。」他說,牽著她的手。

可你知道嗎,她早就不知道發現了多少遍「最後一次」。

「女孩子啊,真的不能太聰明,會害了自己的。」她父親總是如此告誡她,而她心底總是瞧不起這句話的。
「爸,這次你倒是說對了。」鮮少同意父親的她,此刻卻站在深夜窗前,獨自呢喃。
即使一個人環抱著自己,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不讓眼淚傾出。

他對她,一如往常地好,什麼也看不出。
她知道,他心裡是有他的。
只是她不確定,是不是只有她一個。

「到時候,你來找我。」他總想著去另一座城市,總是這樣告訴她。
「好啊。」她也總笑著回答,可心裡卻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下一次。

在那些他們看不見彼此的日子裡,他們又是怎樣的藕斷絲連。
她不想知道,甚至也不明白為何自己的快樂要栓在一個人身上。
她好累,甚至希望可以一覺醒來什麼都不記得,把所有一切都遺忘。

可能,這樣他就能回到那些沒有她的生活,原本屬於他的「平淡」的生活。
那個本來就已經框好來的「舒服」日子。
和一個他不愛了的人過一輩子。

或許,他們會因為在一起久了,自然該到下一個階段而結婚,不是因為想結婚;
又或許,他們會因為年齡到了而有孩子,而不是真的想要有共同的結晶;
再或許,他們會因為終於煩不勝煩了而離婚。

可誰知道呢。
最大的可能大概是他這輩子再也沒有勇氣去做跳出框框的事。
畢竟生活已經沒了她。

「何必呢。我哭我鬧,我們只會厭煩彼此,再哭再鬧,你想聯絡你還是會想盡辦法。」她無力地說。
「不想再猜,不想再不安,不想再毀了之間的信任。可你既然不願意切斷,那我又何必一個人努力。」那些睡不著的夜晚,是多少的不安啃噬著她。

她不知道,如果將這番話徹底地告訴他,會有怎樣的結果。
她也明白,她還說不出口,是因為不確定他會不會把她留下。
連這一點信心,她都不知道該不該有。
「說想你放我走的話,你是不是就真的放我走了。」她一遍又一遍地問自己,雙眼放空。

可事情總該解決的,不是嗎。
徹底攤牌,或許才能真的釋懷。

她不甘於示弱,也不屑于發脾氣哭鬧,她的缺點就是總是用沉默去應對。
可哭鬧又能得到什麼,她問自己。
只是,他以為她不哭不鬧便是不在乎,但真的是這樣嗎。

「可你知道最諷刺的是什麼嗎。 」她說。
「什麼?」聽著故事的我問。
「當我在寫下這篇故事的時候,我們在同一個空間內,還有說有笑。」她說,笑容是多麼地蒼白無力。

深夜的風把她的髮絲吹亂了。
打在她身上的冷,到底是這冰冷深夜,還是那顆不懂回暖的心。

而原來,站在遠處目睹一切的我,對這一切竟是如此清楚。

1 comment on "什麼都知道。"
  1. 她沒有出現 ,事情就簡單多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