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新铁路 · 中国

| on
3:50 AM
摄于兰新铁路 · 2018

說不上為什麼有這樣一個決定。
一趟屬於自己的鐵路之旅一直都在自己的清單當中。
原本只是想從簡單的昆成鐵路開始,但最後卻壓抑不了內心深處的渴望,還是去了新疆。
出發之前,有很多人都跟我說,新疆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因為是敏感區,有恐怖襲擊等。
我心裡不是不知道,也看了一些資料。
但我想認識新疆,不是從國際政治新聞中認識,也不是從沒去過新疆的人口中得知。

我不想活得人云亦云。
只有用自己的雙眼去瞧;用雙耳去聽;用心去感受,才是真實的。

蘭新鐵路,全長1892公里。
是中國建國之後境內最長的鐵路,也是地理環境最惡劣的。
一路沿著絲綢之路的站點,途徑戈壁沙漠。
就這樣,我踏上了全程20小時的鐵路之旅。

旅人 · 站台

踏上站台,終於親眼看見傳說中的綠皮火車。
心裡是帶著不少激動的,過程也沒有如其他人所言的不斷查身份證或護照。
都是正常手續的身份驗證,也并沒有如外界所言,因為外國人而另眼相待。
當然,一臉黃皮膚的樣子,自然也是最好的掩護。

走吧,我們去搭火車。

軟臥 · 視角

因為會在火車上過夜,也素聞火車上的煙味和衛生概念,所以還是保險點選擇了軟臥。
踏入四人間,下鋪是一位短髮的小姐姐,還有一位去往哈密的阿姨。
看著沒有樓梯的上鋪,完全不曉得要怎麼爬上去。

「完了。」我想,城市孩子的無知這一刻完全暴露。
「踏這裡,爬上去。」是一把陌生男聲,是睡在我對面的男孩。
「誒,好。」盡量地讓自己的身體語言不那麼笨拙,爬上上鋪后的視角立馬改變。

而這時,對面的男孩也爬上了他的上鋪。

「你好,我是N,你去哪兒?」N的眼睛不大,架著一副眼睛,皮膚略白,穿著簡單,但看起來卻不像是經常往來路上的旅人,身上也有和我一樣城市孩子的影子。
「你去哪兒呢?我去烏魯木齊。」簡單自我介紹之後,我們拉開了話題。
「我去吐魯番,你的前一站下車。」他笑了,眼睛顯得更小了一些,我不禁也跟著笑了。

「去外面看看嗎?」N問。
「好啊,去硬臥!」我興奮地回答。

嗨 · 阿姨

硬臥跟我想象中是截然不同的,即是努力保持著乾淨的樣子,但入住每個小格子的人們都像是不同的故事。
有本來在發著呆,卻對我們投向好奇眼光的阿姨;有六個擠在一起,抓著還冒著煙的豬肘子開吃的大叔們;鄉下口音極重的爺姥追著光著屁股的孫子,嘴裡吆喝著,眼裡卻滿是愛;也有一上了車就躺平睡著的男男女女們,睡姿各有不同風情;還有在車廂列間抽著煙的大叔們,那瞇起來的小眼神很是滄桑。

各式各樣的人們現在把生命共同拴在同一列火車上。
這樣的一面之緣,在世界74億人口里好像又顯得格外珍貴。

「你不是本地人吧。」我問,在去往車廂的過程,磚頭問了跟在後面的N。
「香港,算嗎?」他玩世不恭地笑了,是個好問題。

滿足完了我不分的好奇心,我們便在自己車廂外的小小椅子上閒聊。
20個小時的車程,沒有什麼網路,有個人能搭理你,也挺好的。

「吃葡萄嗎?」N問。
叫賣水果的阿姨推著車經過身旁,紅紅綠綠的水果顯得格外吸引人。
「多少錢啊?阿姨。」沒等我回答,N就問了價錢,指著一串青葡萄。
「20塊一盒。」阿姨說出價錢的時候,像是思考了一下,想來是見人開價。

窗外 · 窗里

天南地北地聊著和N不同的旅遊經驗,才發現在不同時間點走過相同的地方原來是如此的有趣。
發現我們曾經都去過相同街角的咖啡館,在不同的季節;
發現我們都去過心裡一直想去的博物館,在不同的年份;
發現我們都一起曾在一片海域衝過浪,在不同的時間點。

世界明明那麼大,但卻因為經歷而讓我們把版圖都縮小了。

「晚安。」N說,迷迷糊糊中,窗外已經天黑了,沒有網絡的世界讓我們都不知道自己身處哪裡。
「明天見。」我說,翻了個身。

熄了燈的廂間只剩下火車呼嘯而過的聲音。

迷迷糊糊中在黑暗中醒來,趴下身體望向窗外還是一片漆黑。
「我的天,難道是戈壁?」心裡咯噔了一下,馬上看了看時間,窗外隱約的地形和沙堆,直覺告訴我現在就在戈壁。
「嘿,起來。」努力把手伸長到對面,輕輕碰了碰N的手臂。
見他雙手交叉著睡,想必保護自己的心態也是挺強的,果不其然,他往後縮了一下睜開眼睛看著我。
「你看看,這是不是戈壁沙漠?」我焦急地問著他,聲音輕得不敢打擾睡在下鋪的人。
「嗯...好像是。」把眼鏡戴上,N的視線很努力地想把東西看清。

兩個人都冒著往下掉地把上半身掛在床沿,以為再靠近窗邊一些,就能在更確定一些。
就這樣,我們經過了戈壁沙漠。

等待 · 下站

再醒來的時候,已經天亮了,去哈密的阿姨下站之前跟我打了個招呼。
是個溫和的阿姨。

「下次來哈密找阿姨啊,我們這裡的哈密瓜可好了!」阿姨如是說。
然後,那一刻我才知道哈密瓜真的是從一個叫哈密的地方而來的。

吃著帶來的檸檬口味麵包,N也起床了。
醒來就看書,總是在看書,真好。

「就快到吐魯番了。」我說。
「是啊,還是一起到烏魯木齊下站好了?」N笑著說。
「哈哈,別鬧,那樣還要補差價呢。」我說。

後來,我們就一起坐到下鋪,面對面看著窗外貧瘠的地理環境和風景。
赤裸裸的土紅色土地,老天貌似對這片土地稍微不公平了些。

這樣靜靜的,也好。

終站 · 烏魯木齊

到站了,是終站。
最終,和N很有默契地沒留下彼此的聯繫方式。
他仍舊在吐魯番下了車,大家都依舊沒有為誰而提早下站或逗留。

或許,有一天,你會在世界的某個角落看見這篇文章。
願你一路平安,感謝十幾個小時的相伴。
記得我們都說好的,不要忘了自己的好奇心。

故事的最後。
他走了,還帶走了那串說好一起吃得20元綠葡萄。

4 comments on "兰新铁路 · 中国"
  1. 再一次怀着激动又担心你的安危的心情念完一整篇,像陪你坐火车一样。那就好,一路上都是善人。

    ReplyDelete
  2. 之前硬臥的時候,半夜醒來好奇自己在哪裡了,會打開火車時間列表,對照時間與地點,「喔 原來我到這裡了。」外面一片黑,繼續睡。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