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狀肺炎——沒有中國遊客的世界。

| on
8:31 AM

2020,新冠狀肺炎。

「先買好口罩吧。」
未踏入農曆新年前,已經收到了在中國的朋友陷入疫情的消息。
在中國網媒裡,鋪天蓋地的都是「武漢肺炎」四個大字。
一向習慣想比較遠的我,下意識就發了短信給A,讓他先買好口罩。
那是在馬來西亞新聞正式出街的幾天前。

一股擔憂油然而生。

過去一年我幾乎只有1/4的時間在馬來西亞。
在整個旅程裡,我親眼目睹並體驗到了全球一體化跟交通業發達的條件下,遠遊早已不是人類的限制。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即使疫情遠在中國也並非不關己事。

然後很快,武漢封城的消息震驚了全球。

漏夜逃出武漢的人們,被全世界譴責。
千萬人聚集的一座城市,一夜之間成了空城。

但一切都沒有逃過因春運而往外擴散的疫情。
就這樣,全中國淪陷。
一座一座城市相繼被封鎖,一天一天全球人類都在目睹。

2月初,印尼。

一直到了2月初,因為個人因素,我必須飛往印尼雅加達和峇里島一趟。
在此之前,我做了非常久的思想鬥爭。
而印尼0個案的數字讓我陷入久久的沈思,究竟是真的沒有個案還是謊報?
最後,孤注一擲,實在沒辦法推掉的行程,只能縮短到最短,並且全程配戴口罩和消毒液。

可出了門,我才驚覺,最令我震撼的,其實不是任何機場上的防疫工作。
而是,我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一個沒有中國遊客的世界。

過去一年,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
無論我去到多麼偏遠的地方旅行,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幾乎都有中國遊客。
無論我走到哪裡,都可以聽見標準的中國腔調。

但這一次,因為新冠狀肺炎,因為航班和入境限制,我得以見識沒有中國遊客的世界。

說實話,我內心是非常震撼並且覺得陌生的。
沒有熟悉的面孔,沒有熟悉的腔調,什麼都沒有。
無可否認,有這麼一部分中國遊客的素質是會被拿來放大討論的。
我總是驚訝於他們出現在世界的各個角落,也總是驚訝於他們攻陷任何商場的速度。
無論你走到哪裡,總是不難看到中文翻譯的菜單或廣告牌。

我曾經幻想過,什麼時候去旅行不會遇到中國遊客。
但我一直以為,那只是一種「妄想」。

峇里島機場,2月初。

峇里島於我而言是一點都不陌生的地方。
我拍下這張照片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我被如此空曠的機場嚇到了。
如果是在往常,鐵欄杆前早就是滿滿來接機的導遊、旅行社、酒店人員等等。

這是我去峇里島那麼多次以來,第一次看見這樣的景象。
戴著口罩的我,不禁陷入沈思。

這一場疫情,將會帶給旅遊業和航空業多大的災難。

可當時的我,想的根本太過於表面。
我們都以為疫情會很快被控制住,並且像過去的任何疫情一樣消失。

回到馬來西亞,日子照舊。
除了每天注意自己的體溫,並且倒數兩星期的心驚膽顫之外,就是關注新聞和全球疫情。

可我們身邊的日子呢?
除了淪陷的國家越來越多以外,似乎沒有多大的改變。
更多的,好像是我們在等疫情到來。

出行,口罩。

一直到現在,是三月中旬了。
馬來西亞頒布了「行動限制令」,並且呼籲所有人都乖乖待在家。
見識過武漢封城,還加以指責出逃的大馬人卻在這個時刻hold不住了。
他們忘了自己是如何指責別人不理智;忘了自己是如何瘋傳那些出逃的影片。
他們忘了自己應該履新的職責。

小規模的超市搶購出現了;趁此回鄉的人們湧現了;對疫情控制冷感的人也浮現了。

其實無論政府有何作為,最重要的還是你我的個人意識。
人活著真的不單只是自己,我們對社會和國家都有相對的責任。

全球人類都是第一次面對「新冠狀肺炎」。
在疾病和病毒面前,我們都不過是脆弱且不堪一擊的人類。

沒有人想要封城,沒有人想要不能出門,更沒有人想要被感染。
網絡上並非所有消息都是正確的,很多東西要理智並且客觀判斷。

在行動限制令來到之前,我們或許都不知道自己可以怎麼做。
我們不能避開上班或上學,也無法徹底避免外出,這就是生活。
但行動限制令來到之後,我們能做的就是好好待在家。
並且全力配合,互相提醒,一直到疫情過去。

還有那些在重要演說直播底下說自己聽不懂馬來文,要求要有字幕,要求說英文的,也拜託你行行好不要再「炫耀」不會馬來文了,然後也不要再「幻想」有英文字幕了。

馬來文是國語,是你尊重它,而不是它要來遷就你。
馬來文不是屬於馬來人的語言,是屬於全馬來西亞人的國語。
你可以不會,但你不要像個空瓶子一樣瞎嚷嚷,然後要大環境來遷就你。

說真的,素質就擺在那裡。

等。

現在能做的,就是等。
疫情衝擊的不再只是人類。
隨著大環境的惡化,還有經濟衝擊,接下來將會是更考驗人性的階段。
祝福我身邊的所有人都能平安度過,身體健康。
再祝福所有的雇主和僱員都能團結一致,熬過這經濟最低靡的時刻。

在家的你,多看書多運動多做飯多陪伴多護膚。
愛大家。

Be First to Post Comment !
Post a Comment